设置

关灯

第154章 番外之迷离的夜

    “公主摘下蔓陀给我,就是愿意给我一个机会。”云修豁出去道,“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——“是。”柴婧没有抽出手腕,杏眼坦荡的看着云修清澈的眸子,冰湖幽幽对望,两颗干净的心柔软的对峙着,“你愿不愿意带我去别处?!”

    ——“别处…?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离开徽城?”柴婧的眼睛淡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云修急道,“公主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,天涯海角刀山火海,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柴婧歪头端详着难得如此的云修,抿唇笑道:“刀山火海倒也不至于,可你都不问本宫到底要往何处去,这就一口答应了?若是日后你反悔,会不会抛下本宫独自离开?”

    云修面颊涨红,攥着柴婧的手又紧了些,“既然不是刀山火海,还能难去哪里?大不了就是回苍山去!有公主在的时候,我从未觉得苍山有多冷,回到那里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不去苍山。”柴婧没有抽出被云修攥红的手腕,“既然你答应与本宫一起,那待本宫去禀明了皇上…择日,便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便是了!”云修毫不示弱的憋着气道,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我走到哪里都是一样为皇上效忠,皇上定是会准我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们偷偷瞄着身子英武凛凛的云修云大将军,见他在自家公主跟前顺从的模样,都是忍不住哧哧笑着,云修羞恼的瞥了眼偷笑自己的丫鬟,丫鬟们倒也不怕他,退后了半步接着笑语盈盈,云修当着柴婧的面也是不敢吓着他们,舔了舔唇拉近柴婧的身子,低眉温声道:“刚刚公主所问,我已经都答应,公主打算何时离开,身边都会有我陪着。你我说定,再不反悔!”

    “再不反悔。”柴婧含笑重复道,“就此说定!”

    踏出长乐宫,云修从没有觉得如此舒爽痛快,他大口大口深吸着夹杂着蔓陀花幽香的气息,他知道,这辈子,他都会这么快活满足。

    ——“云修走了么?”柴婧往里屋走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呢!”小丫鬟朝宫门外瞥了眼,“顿在墙边发着呆,也不知在琢磨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真的打算离开皇宫,离开京师?”年长些的嬷嬷开口道,“还是您逗趣那位云将军,试试他对您的心意?”

    “本宫是真想离开这里。”柴婧淡淡道,“天下已尽归柴家,皇上雄才伟略,大周必定世代繁荣。本宫留在宫里,闭眼都是先帝被奸人所害的过往,害我父皇的那人,就算被高墙深牢禁锢着,可就像是还在着宫里游荡一样…本宫的心,没有一日真正的自在舒坦。也只有离开这里,才是唯一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嬷嬷点头道:“长公主说的也是,忆之过往,很多事徘徊在原地始终是难以解脱,迈开步子反倒是份释然。”

    “云修权势富贵近在眼前,他这都愿意毫不犹豫的跟本宫离开…”柴婧唇角荡起欢喜,“该是…真心待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云将军看着是有些鲁莽粗犷,可性子直白也是有趣。”嬷嬷笑道,“坦荡之人心思纯良,云将军这事…老奴觉得可以有。”

    柴婧含笑走出几步,忽的又问:“再去看看,云修走了么?”

    门边的小丫鬟又探出头寻着,捂嘴笑道:“回禀长公主,云将军…还傻傻愣着呢…”

    “他爱怎样就怎样吧。”柴婧唇边梨涡尽显,杏眼往昔的愁绪渐渐挥之不现。

    泽天大殿

    柴昭凯旋荣归,一统天下,文臣武将皆官升一级,各有封赏。吴佐封做正一品定远侯,殷崇旭追封为襄王,幼子殷邺城承继父亲爵位,遗孀穆蓉封做一品蕙夫人。

    ——“云修云将军接旨…”

    见云修一动不动,吴佐使着眼色低喊了声:“云修,接旨啊!”

    ——“云修云将军接旨!”

    云修回过神来,迟疑的踱出一步跪在了地上,“云修在。”

    “云修护主有功,深入虎穴救出众将,特封做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皇上!”云修忽的鬼使神差的打断了宣旨官的声音,“末将…无意为官…能不能…”

    大殿一片哗然,众臣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云修又癫狂起什么来。

    宣旨官正要训斥几句云修的无礼,柴昭挥开衣襟咳了声道:“云修,朕的旨意你还没有听完,不等听完再说么?”

    云修憋屈着脸挤出话来:“等他宣完,末将就得接旨,这接了旨再不遵循,可就是抗旨的大罪…皇上,末将九死一生回来,可不想掉脑袋,求皇上…”

    柴昭也不恼云修刚在殿上的无礼,抬头大笑了几声,示意目瞪口呆的宣旨官继续:“无须管云修,你接着念下去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皇上!”云修又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待他宣完圣旨,你若是有什么不得心意的,再与朕说便是。念下去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云修护主有功,深入虎穴救出众将,特封做雍王,赐雍城百里做封地,钦此!”

    “雍王?!雍城做封地?”云修瞪大眼错愕的看着殿上隐隐含笑的柴昭,“皇上,末将…不大明白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云将军被封做亲王之尊,还不快赶紧领旨谢恩?”太傅洛辛急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”云修喃喃低语着不敢接旨,“末将…雍王…?”

    柴昭示意宣旨官将圣旨递到了云修手边,云修迟疑的不敢去接,抬头,有些惶恐的看着柴昭澄定自若的眼睛。

    柴昭低沉着道:“让朕说给你听。昨日长公主与朕和皇后长谈许久,长公主去意已决,她…打算去南方长居…云修,朕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你这个雍王,做还是不做?这圣旨,是接还是不接?”

    “做!末将接旨!”云修来不及多想什么,埋头高喊道,“末将谢过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柴昭满意道:“你懂朕的心意就好,朕虽是想把你留在身边,但朕更想你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朕知道,云修在哪里,都是大周第一忠勇之士。到了雍城做了王爷,如何逍遥朕也是过问不了许多,索性让你安心镇守在那里,替朕和大周守住半壁疆土,如何?”

    柴昭寥寥数语让云修听红了眼睛,平日里声如洪钟的七尺男儿良久说不出话,竭力克制着微微耸动的肩膀单膝跪地,伸出双手接过了宣旨官递来的圣旨。

    柴昭见云修接旨,灰眸溢出宽慰的喜意,云修起身回到一侧,吴佐胳膊肘轻轻撞了撞他,低声道:“雍城,雍王?云修你可以啊,这都还不算,生生还多了个长公主…你何时对公主起的心思,我怎么半点儿也看不出?”

    云修攥着圣旨的手愈发用力,深吸着气也顾不得理会吴佐,抬眼又看向龙椅上波澜不惊的柴昭,一贯不羁的眼里闪出些许愧意。

    宣旨官念完最后一卷封赏的圣旨,泽天大殿人人得志欢喜,唯有苏瑞荃缩着身子站在不起眼处,见柴昭似有退朝之意,上前一步站到了大殿中央。

    “苏太尉有事要奏?”柴昭眉眼轻抬抚摸着椅柄的龙首。

    “臣…”苏瑞荃低低咳了声,几下掸开衣襟跪在了大殿上,“今日普天同庆皇上天下大统,老臣也是由衷高兴我大周终于有如今的宏图霸业。此情此景老臣后头的话怕是有些不合时宜,还求…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苏太尉是三朝元老,有什么就说与朕听,无妨。”柴昭像是知道苏瑞荃心里的打算,灰眸低垂并未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臣斗胆。”苏瑞荃怯怯道,“眼下朝中文臣武将皆是国之栋梁,个个可堪以大任,老臣也是替皇上放心高兴。老臣年事已高,身子也是每况愈下…太尉府更是只有一个女儿,也是难以承继老臣的衣钵为国效力..老臣求皇上,准老臣带着女儿回老家旧宅去,不再过问政事,但求安度余生。”

    “苏太尉不过才知天命的年纪,也不算是年事已高吧。”太傅洛辛直直道,“臣看你的身子也硬朗的很,哪有每况愈下之说?苏太尉,你想多了。天下一统,皇上正是用人之际,你怎么能急流勇退避开政事?皇上,臣觉得…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苏瑞荃抬高了声音,“求皇上准了老臣…”

    柴昭挑起眉眼,唇角似笑非笑也是看不出他的心思,苏瑞荃被柴昭不动声色的寒意震慑的一阵哆嗦,搓了搓手心埋下头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“苏太尉为大周尽心尽力,更是帮过朕的大忙,朕还想着对苏家委以大用,又怎会…苏太尉就要赐官归隐?”柴昭淡定一笑,“不过人生匆匆数十年,早些想开也是好事,苏太尉是顶顶聪明的人,懂的逍遥避世,是好事,朕又怎么能拒绝。苏太尉所求之事,朕准了。”

    苏瑞荃也没想到柴昭竟会答应的这般痛快,狂喜之余顿了片刻才高声谢主隆恩,手心早已经汗湿一片,他为官纵横朝堂三十载,还从未像今日一样惊恐难测。

    云修和吴佐暗暗对视一眼,注视着苏瑞荃抱着喜悦闪开的身影,再看柴昭闲定不动的神色,一时也不知道他心里的谋算。

    柴昭缓缓的站起身,扫视过殿上众人的脸孔,昂首看着殿外直射的耀目日光,坚韧果决的神色凝在他年轻凌厉的脸上。

    ——“柴家受南宫皇族禅让,得以承继大周江山,如今朕灭梁统一中原,得皇位而定天下,朕和先帝都算是对得起南宫一族。朕决定,迁京师往云都去,自此云都乃大周第一城,受八方朝贺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圣明!皇上圣明!!”

    “云都…迁都云都!”吴佐欢喜不已,“云都胜过徽城许多,云都好,云都才是咱们真正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——“雍城也是好地方…”云修喃喃着,“都好…”

    乾坤宫

    柴昭回到乾坤宫时月色已起,夏日的徽城分外凉爽,婢女们衣裙飘飘也是难得的轻盈柔俏,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闻着寝宫里桐儿咿咿呀呀的嬉闹声,柴昭泛起快慰的笑容,步子也更快了些。

    ——“你来的不巧,公主前脚刚回去。”岳蘅听见门嘎吱一响,笑盈盈冲着来人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巧。”柴昭迎着岳蘅的笑脸,“是她急着早些回去,没几日他们就要往雍城去,长乐宫要准备的事还有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和云修一道去了雍城,你真是舍得?”岳蘅故意试探着柴昭,“一个是你堂妹,患难与共;一个是你兄弟,生死不弃…换做是我,我可不舍得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执意要离开,朕也不想她每日郁郁寡欢,出去走走是好事,没准哪天又想着回来呢?”柴昭坐到岳蘅身旁搂住她的肩膀,另一只手逗弄着摇床里睁着乌溜溜大眼的儿子,“公主离开,硬留下云修又有何用?一个是长公主,一个是新封的雍王,他俩觉得怎么快活就怎么去吧。朕只要阿蘅和桐儿日日陪在身边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雍城…”岳蘅忆起那座古老恢弘的梁国重城,“确是好极了…”

    喃语间,柴昭炽热的唇贴近了岳蘅的耳边,呵着热气低哑道,“这会子还想着旁人的事做什么?阿蘅…该想想与朕该做的事。昨夜刚回来,你抱着儿子不肯撒手,看都不肯多看朕一眼,朕的心可是酸了整日。今晚…你还打算要儿子不要朕么?”

    岳蘅看向摇床,桐儿也是乖巧,被柴昭逗弄了几下就闭眼熟睡过去,红唇半张着吮吸着自己的手指,甚是可爱有趣。

    “桐儿睡得沉,打雷都醒不了的。”柴昭压近岳蘅,撑着胳膊肘俯视着心爱的妻子,纵使他可以驾驭整个天下,可都不如能日日看见枕边妻子的快活满足,“你不告而别离开朕,这该怎么罚?”

    岳蘅抬起身子环抱住柴昭的颈脖,唇尖贴近他凸起的喉结,轻轻蹭了蹭柔声细语了几句…柴昭吞咽了下有些发干的喉咙,紧紧盯着岳蘅羞红的脸,又惊又喜道:“阿蘅,你说真的?还是唬朕高兴呢?”

    岳蘅翻过身子装作恼道:“你自己也不信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信!”柴昭拉过岳蘅抱进怀里,狠狠亲了几口,“朕从没有这么快活过…”

    寝屋外守着的婢女嬷嬷见戌时还没到,屋里的烛光已经骤暗,都识趣的退散开去远远走开,偏屋的封碧儿好奇的往屋那头瞅了几眼,见有嬷嬷对自己挤着眼睛,捂嘴偷笑着闪回了自己屋里。

    天牢外

    高耸的黑墙禁锢着天牢里罪不可恕的人,黑墙外,一个人影已经站立了许久,几番想迈进步子,可又踌躇的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——“王爷…”守卫看了看月色,“都快戌时了,里头已经给王爷安排妥当,还是去瞧上一眼?”

    “我…再想想…”云修摆了摆手走开几步,“再想想...”

    云修想进天牢见那人一眼,可不知道怎么的,心底会涌出丝丝愧疚的感觉,他自小从未怕过那人,可今晚,却真是...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——“长公主您怎么也来了?”守卫看见夜色里踱近的人影,赶忙跪地道,“属下叩见长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…”云修心里咯噔一下,“我来这里是想…”

    “来这里还能见谁?”柴婧掀开裹身的斗篷,露出与白日里一样明媚的面容,“走,跟本宫进去…你一定有话要对他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