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53章 番外之悸动的心

    ——他幽灰凛冽的眼睛犹如一支箭,洞穿了她的前世今生。

    十日后,绥城,殷家堡外。

    得知殷坤父子兵败,殷家两子俱亡,殷家堡剩下的人都做鸟兽四散离去,昔日门庭如市的殷家堡人去宅空,只有红漆的匾额还高高挂着,忆着往日的荣光。

    密林边,岳蘅和崔文寄居的小院边盛开着茂密鲜艳的蔓陀花,岳蘅远远看去诧异道:“我记得…没有和崔叔在这头种下蔓陀,怎么…”

    云修扬起马鞭道: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柴昭遥望绚烂的花丛,与淮河堤岸边种下的确是一样,温声道:“朕陪你去瞧一眼便是。”

    云修跳下马背挥开花丛,注视着前头怔怔愣在了原地。“瞧见什么了?还是惦记起你自己个儿在长乐宫种下的东西?”岳蘅打趣着云修也走近院落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岳蘅霎时泪眼摩挲——吾妹岳蘅之墓。

    ——“大哥…”

    柴昭盯着墓碑上铭心的每一个字,心底也是为之动容,轻轻拍着岳蘅的背没有发声。见岳蘅止住抽泣,柴昭低声宽慰道:“殷崇旭悬崖勒马,被殷崇诀所害,他有功,并无大过,这份情义,朕看的清清楚楚,虽然人死不能复生,但朕一定会善待他的妻儿。朕会让殷邺城承继定国候的爵位,穆蓉也会封做一品夫人,殷崇旭这一脉必是世代无忧。阿蘅觉得这样算不算妥当?”

    “妻儿无忧,殷崇旭泉下有知也会感激皇上的。”云修抢道,“妥当,妥当的很!”

    岳蘅感激的看着柴昭,红着眼道:“可我还是没能把大哥活生生的带回去…穆蓉视夫君如命,就算她还有一个儿子,可她自小最爱的那个人,却还是和自己阴阳两隔…”

    柴昭环视着郁郁葱葱的蔓陀花丛,“这是殷崇旭的命数,谁都是奈何不得吧。善者未必多是善终,恶人却是必尝恶果。”

    几人沉默了阵,云修挠了挠头踌躇着道:“皇上…殷崇旭对皇后情意深重不假,可皇后活的好好的,这墓塚立着也是觉得不大好…不如…我差人将它掘了铲平,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岳蘅转身看向天边的落日,余晖缭绕如梦似幻,“绥城的岳蘅已经不在了,也不会再回来这里。就让这座墓塚留着吧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皇上…”云修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听阿蘅的。”柴昭怜惜的揽过岳蘅的肩膀,“起风了,今晚,就宿在殷家堡。”

    子夜时分,殷坤趁人不备,用自己的罩衣悬梁自尽,他宁愿死在自己曾经光芒万丈的地方,也不愿去徽城的天牢里与李重元一样苟延残喘再难见天日。

    柴昭和岳蘅下令将殷家父子三人都葬在了绥城殷家的祖坟里,大军在绥城休整三日,浩浩荡荡直往徽城而去。

    徽城外,十里。

    柴婧率文武百官出城十里恭迎柴昭回京,晨曦的迷雾里,柴婧微微点着脚尖,难掩脸上的焦急,每每想起那个默念月余的名字,心里都会咯噔一下,面颊也有些发起热来。

    ——“来了!皇上回来了!”

    云修骑着马跟在柴昭身后,面上看去还是不羁浪荡的随意笑容,可眉眼却不住的张望着雾色里候着的人马,寻着他朝思暮想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青衣缎裙渐渐浮现,她像是消瘦了些,又像是泛着动人心魄的红晕盼着自己…云修忽然咧嘴傻笑着低下头,挠着玉逍遥的马鬃不敢直视柴婧看向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——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!!”

    柴昭轻抬手心,低沉道:“众爱卿平身。”

    柴婧抬眼看向云修,见云修只顾着低埋头哧哧傻笑,咳了声道:“云将军真是立下大功劳的人,见了本宫这个长公主,倒也是可以当做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岳蘅和柴昭相视一笑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云修昂起头,不慌不忙的跳下玉逍遥,甩下马缰大步走近柴婧,单膝跪地掌心撑住地面,清了清嗓门大声道:“末将云修,叩见永乐长公主,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    柴婧见云修竟真是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只跪自己一人,也是有些窘意,撇脸低声埋怨道:“还不快起来,当着这么多人…快起来!”

    云修也不着急起身,抬头迎着旭日的亮色,毫无怯懦的对视着柴婧有些紧张的杏眼,掷地有声道:“除了皇上皇后,我云修今生只对长公主一人低眉,长公主,你还恼我不?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!”柴婧轻跺着脚急道,“起来呐。”

    云修嘴角划过得逞的快活笑意,起身牵过玉逍遥的缰绳递到了亲卫手中,走近柴婧的坐骑,抚了抚马背笑道:“公主,皇上也说云修此次深入虎穴立下了不小的功劳,还问过我想要什么赏赐…我左思右想了一路都是不知道该问皇上要什么…忽然,就在刚刚那会儿,想到了!”

    岳蘅憋住笑侧脸看向丈夫,低笑着道:“云修该不是…打算当着所有人的面,求你这个皇上把永乐公主赐婚于他吧?”

    ——“云修大胆无所畏惧,阿蘅还别说,没准啊,他真是这样的念头。”柴昭悠悠笑道。

    “要真是开了口?”岳蘅瞪大眼看着故作玄虚迟迟不做声的云修,“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朕有什么不能答应他的。”柴昭淡若道,“云修真敢开口,朕什么都会允了他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云修想要…”云修回头看了眼身子笃定的柴昭,咧嘴率直道,“你们都一个个看着我做什么?我不过是想替永乐公主牵马…这也不行?”

    柴婧半张着红唇,大眼忽闪直直顿住,眸子含怒似恼,不等柴昭开口,柴婧已经将自己坐骑的马缰狠狠甩在了云修的手上,一个使力翻上马背,傲娇道:“马缰都握在了手上,还不给本宫牵马!”

    云修得逞一笑,扯过马缰踱开不急不慢的步子,旭日的光辉照射在他明亮干净的脸上,柴婧忍不住低头看去,云修清澈的眼睛宛如苍山冰湖的湖水,就算历经再多的风霜,也不改最初的纯真透底,柴婧在他的眼睛里,只能看到自己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云修甩开身后的众人,闲漫的晃荡着步子道:“公主怎么不说话?云修驭马虽不如皇上,可也差不到哪里去吧,公主怎么不夸我几句?”

    柴婧回过神来,低喏道:“驭马这事,你也是和皇上学的?”

    云修抬头注视着柴婧有些闪烁的大眼,轻笑着道:“皇上此生只给皇后牵过马,和那白龙最熟,几次关头,白龙都只听皇上的意思。我琢磨着,也得先驯服讨好了公主的马,这样…公主是不是也会高兴些?”

    “你还给旁人牵过马么?”柴婧憋出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云修看着日头斩钉截铁道,“公主是第一个,也是,仅有的哪一个。若是公主愿意,这一生,云修都守着你,哪怕,给你牵一生一世的马也好。”

    柴婧眼眶一热,鼻头酸溜溜的说不出话来,云修见柴婧像是有些不搭理自己,埋头踱着步子迟疑道:“长乐宫里那些个种子…公主是不是…已经让人连根拔了?”

    柴婧咬唇道:“自己看去,本宫哪里留意过那些。”

    云修心头有些欢喜,步子也快了许多,“好嘞,公主没留意,自然也是没有差人拔了去!就算种子还埋在土里,总还有希望破土发芽不是!”

    “傻!”柴婧哽咽的嗔骂了声,“真是个…傻子!”

    柴昭和岳蘅看着云修坦荡自如的背影,眉眼也含着欣慰的笑意,岳蘅抚上柴昭的手背,道:“普天之下,也唯有把长公主交给云修,你才真正放心吧。我看长公主也像是释怀了和李重元那段过往,重头再来,是好事。云修出身是有些寒微,可他战功赫赫忠心耿耿,待你封王封爵后,他与长公主在一起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,该是再般配不过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。”柴昭若有所思,“可也要公主自己心甘情愿才行。”

    岳蘅顽劣一笑,哧哧道:“我与你打个赌,此事,必成!”

    “阿蘅这个机灵鬼看出什么来了?”柴昭饶有兴趣道,“说给朕听听。”

    岳蘅眨着眼也不看他,翘起的调皮嘴角让柴昭爱到了心尖上。

    长乐宫

    长乐宫外,柴婧翻下马背,别着手迈过门槛,见身后牵马的云修没有跟来,秀眉一蹙转身道:“怎么,送到这里就算是功德圆满了?还是,你不敢进来?”

    云修手背刮了刮鼻子,吞吐道:“不过是许久没进长乐宫…哪有不敢进的道理?刀山火海,我云修从不皱眉。”说着话,云修傲气的跨过门槛,只见一排长乐宫里的丫鬟站立在院子里,粉裙翩翩瞅着云修傻气的模样捂着嘴偷偷笑着。

    云修俊脸一红,见种下蔓陀花的地方被这一排丫鬟挡了个严严实实,踮着脚也是看不见什么。云修挠着头走近人墙,作揖软软求道:“几位好姑娘,你们是在逗我不是?还求稍稍走开些,我看一眼就好。若是那东西一早被你们铲了去,也告诉我声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们倒是想把那蔓陀连根铲了去。”为首的丫鬟噗嗤笑道,“可是呐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”院子口的柴婧低低咳了声,“大胆,多嘴!”

    那丫鬟赶忙闭上嘴,垂眉不去看焦虑急促的云修。云修正急着,柴婧几步缓缓走近他,柔声澄定道:“本宫早些还以为,南方娇贵的蔓陀,哪里能抵得过徽城的冰寒,可本宫却没有想道,蔓陀虽是娇弱,根茎却坚韧无比,想铲去的时候,却怎么也除不去了…它像是赖在了长乐宫里,竟是真的…开出了花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公主…”云修的心狂烈的跳动着,口中低颤着呼喊道。

    柴婧示意他无须再多说,挥了挥手让丫鬟们走去一旁。丫鬟们顺从的挪开步子,眼前已经没了遮挡,可云修却低垂着脑袋不敢抬眼去看。

    他怕——他忽然怕自己承受不起扑面而来的美好,那团团绽放的花朵,是他无比奢望的东西,可当它们盛放在自己眼前,云修却担心自己,会生涩的伤了它…

    柴婧快慰的凝视着那一抹绚烂如云霞的蔓陀花,指尖爱惜的划过那一片片娇嫩的花瓣,俯身嗅着花蕊幽幽的香气,面容惬意。

    见云修怔怔站立着一动不动,英俊的脸庞压抑着微微的颤抖,柴婧指尖轻动,折下一枝最美的蔓陀花,拂过自己如玉的面颊递到了云修的手边。

    云修抬起羞涩的眼睛,手指触碰着缠绕着柴婧温柔的蔓陀,忽然嘲笑起了自己的怯懦,他曾经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,他豪放固执的进出着当朝长公主的宫殿,他可以炙热的倚靠着柴婧寝屋的墙壁侧耳倾听着她的心跳,他以为自己什么都敢去做,可他却不敢,不敢接过已经递到自己手边的蔓陀花。

    ——“真好看…”云修痴痴低语着,“竟真是…在北国也能盛开。”

    “云将军…”几个小丫鬟轻轻跺着脚冲云修使着眼色。

    云修吸了吸鼻子,脸上的燥红像是蔓延到了全身,忽的吞咽了下喉咙,一把扯过柴婧手里的蔓陀紧紧攥在手心,喘着气道:“我种下的,便是我的!就是我的!”

    柴婧憋住笑意,转身看向余下的大把花束,“花草和树木一样生生不息,只要能种活一次,生生世世它都会陪着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生一世陪着它们,侍弄它们!”云修犯起骨子里的稚气,一步上前挡在了柴婧和蔓陀的中间,憋足气道,“公主,你答不答应!”

    柴婧含笑低思,良久没有发声。

    云修见状,身子一陡握住了柴婧的手腕,可又不敢胡乱使着力气弄疼了她,只得半握半松的耷拉着,轻轻晃了晃低声试探道:“我出生寒微,自小他们几个也觉得我粗鲁跋扈,云修我自打懂事就没有被教过训过,好些个礼数规矩也是懒得去学去守…以前觉得快活的很也不想拘束了自己个儿,皇上让我做什么,我便去做什么,一官半职我也不放在眼里。可要能陪着公主,云修就不能是之前的那个浪子,皇上盼我建功立业,也是想给我贴金,体面些才能配得上长公主你…总算我也不是一无是处,还有一身本事一条性命去给皇上和长公主。云修的命,可以为皇上镇守大周江山,可只要长公主一句话,云修甘愿…”云修絮絮的说了许多,也不敢多看柴婧此时看着自己的是什么模样,索性心一横胡乱把心里话掏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——“只要长公主一句话,云修我甘愿…守着你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云将军大功归来,王侯将相也不愿意去做吗?”最快的小丫鬟俏皮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做!”云修毫不犹豫道,“做官顶顶烦死,我不乐意!你家公主想我做什么,我才做什么!”

    见柴婧还是一言不发,云修忽的有些紧张,迟疑的松开握着柴婧手腕的指尖,就在柴婧的手腕缓慢垂下的那一刻,云修又是咬牙一把攥住,青筋凸显使下了力气,像是再也不打算放开一般。

    “公主摘下蔓陀给我,就是愿意给我一个机会。”云修豁出去道,“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——“是。”柴婧没有抽出手腕,杏眼坦荡的看着云修清澈的眸子,冰湖幽幽对望,两颗干净的心柔软的对峙着,“你愿不愿意带我去别处?!”

    ——“别处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