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52章 大结局下猎君心

    殷崇诀忽的想起什么,侧目凝眼看向面容悲恸的岳蘅,两双刻骨的眼睛冷冷对峙着,就像是在绥城密林边,殷崇诀趴在崔文的肩上,侧着腮帮看着这个不知从何处来的可人少女。数载过去,仍是两双相同的眼睛,眼里的倔强,从未改变…

    “皇上…该如何是好?”丁宁鬓角滴着大颗的汗珠战战兢兢道,“雍城是梁国以北第一重城,雍城一失,便是不好办了,谁能想到…竟会这样快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都怪大哥太过优柔!”殷崇诀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别人都是错,别人都是亏欠了你…”岳蘅痛心的看着面容扭曲的殷崇诀,“直到你大哥死在你手里,你还是会把过错推到他的身上…殷崇诀,你已经无药可救了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狡黠的黑眸打量着大眼含泪的岳蘅,指尖按住了她就要滑落的眼泪,蘸着湿润凑近自己的唇尖,爱惜的吮吸着道:“眼泪咸涩,但阿蘅的眼泪却是甜如蜜水,因为二哥每每看见你,心里都如蜜糖一般甜蜜,有阿蘅在,二哥还有什么好怕的…是不是?”

    殷崇诀挥开绢白滴血的龙袍,迈出了凤鸾殿,殿外的云修看着迎风英挺的殷崇诀,剑眉扬起像是要刺进自己的鬓角,云修想跻身上前,可唰唰几声颈边已经架上了脱鞘的剑刃。

    ——“殷崇诀!还不快放了我们!”云修怒骂道,“你云爷爷要杀了你,杀了你这个卑鄙小人!”

    殷崇诀看向宫门外,淡若道:“把云修押入牢中,去见见他的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末将遵旨。”丁宁恭敬应着,瞥了眼一旁的岳蘅,低声探问道,“岳小姐…带去何处?”

    殷崇诀做出蹙眉深思之状,盘弄着自己的指节道:“朕与阿蘅久别重逢,又到了一处…你说,该把阿蘅带去哪里?”

    丁宁暗暗一顿,俯首道:“末将…知道该怎么做。”说着伸手道,“岳小姐,请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身姿不动依旧站立在凤鸾殿外,岳蘅理了理褶皱的黄衫,面容澄定的跟在丁宁身后。

    云修见岳蘅径直被丁宁带走,惊呼道:“少夫人,少夫人!殷崇诀,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”

    殷崇诀冷冷看着暴怒的云修,厌恶道:“那厮再胡言乱语让人不得清静,就割了他的舌头吧。”

    侍卫们押住挣扎的云修往天牢去,云修扯着臂膀张望着岳蘅的身影,那一抹黄衫停在了大殿白玉栏杆的拐角处,岳蘅顿住步子转身看向殿下被押的难以动弹的云修,竖起食指贴近红唇,星目湛湛,似有言语。

    云修止住挣扎和骂声,任凭被人押往牢中去,唇角满是不羁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天牢里。

    ——“给我进去!”狱卒把云修推进牢房,搓了搓手心啐了口满是草屑的牢地。

    大牢里已经关了不少人,见又进来一个,吴佐诧异的看去问道:“你是哪位军中的将军?”

    ——“老子是你云爷爷!”云修抬起头忿忿道,“吴佐你竟还没死?”

    “云修!?”吴佐瞪大眼惊道,“云修,你怎么被关进梁宫的天牢?还是皇上…已经兵败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云修狠狠骂道,“皇上百战百胜,哪里有吃过败仗?皇上三日已经拿下雍城,正往梁都来!一个个都精神着点儿,谁都不准死!”

    吴佐一众听云修说清这几日的变数,皆是短叹长嗟,牢中陷入了不尽的唏嘘…

    “殷崇旭…死了?”吴佐怅然道,“他也是个可怜之人…黄袍加身殷崇旭也是被殷坤和自己弟弟算计逼迫,如今更是死在自己亲弟弟手里…可怜了他徽城的妻儿。殷崇旭戎马数载,是个难得的帅才,想不到竟是落得这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云修忆起往日与殷崇旭相处的种种,桀骜的眉眼也是露出不少憾意,沉默片刻,云修蹦起身子道:“皇上步步逼近,殷崇诀走投无路之时一定会杀了我们,大家要想不坐以待毙,就得照我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吴佐疑虑的打量着两手空空的云修,“不是不信你,这会子的云修,也是没有利爪的猛兽,怕是自身难保吧?”

    云修见吴佐半信半疑,倒也是不恼,眨了眨眼道:“你忘了我是什么出身?”云修把手指伸进口中,从舌根下摸出一截铁丝,得意的在吴佐眼前晃了晃,指向了紧锁的牢门。

    吴佐双目绽出惊喜,身后的众人也顿时抖擞起身,暗搓搓的揉着早已经麻木的手腕。

    云修瞥了眼牢门外,压低声音道:“少夫人早已经和我商量好,若是我们出不了梁都,便顺势入宫来,我想法子救出你们,少夫人…”云修忽的又露出担忧之色,“便从殷崇诀身上…下手…”

    吴佐攥紧拳头道:“只要牢中的将军们能活着出去,城外大军还是大周皇上的麾下,到那时,殷崇诀和殷家堡那帮子人哪里还能驾驭的了半壁江山?云修,咱们何时动手?牢里的都是柴家军数得着的猛将,个个可以以一当百,定是能杀的出去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今夜!”云修咬牙道,“不能拖了…就算咱们能等,少夫人也等不了吧…”

    梁宫,良宵殿。

    ——“还记得…”殷崇诀换上明黄色的玄端锦袍,一副家常模样悠悠踱近桌边坐了许久的岳蘅,“大哥新婚那晚,我与你说,用不了多久,你我也会有这样的洞房花烛。这一等,就等了两年不止。”

    见岳蘅一动不动只字不语,殷崇诀拖出凳角与岳蘅面对面坐下,端详着眼前女子秀美如昔的面容,痴然似梦中一般。红烛摇曳,在岳蘅脸上荡漾出靡丽惑人的亮泽,殷崇诀仿若又想起了那一夜,他探头想亲吻自己深爱的女子,可她娇羞的推开自己,面颊绯红一片。

    仿佛昨日一般,又仿若隔世难寻。

    “你和柴昭成亲,为他生子,甚至愿意与他共赴黄泉…”殷崇诀执起桌上的酒壶仰头灌下,“你心里那个人怎么会是他?你心里该有的,是二哥!二哥不愿弃你,二哥的放手,是为了有一日给你更多的荣光,就像…今日!”殷崇诀按下酒壶大笑出来,“二哥坐拥梁国,与柴昭已经是伯仲之间,他可以做到的,我殷崇诀一样可以。阿蘅,你记不记得我与你说过,纵使一死,我殷崇诀也要做一番大事名留青史,就像你爹靖国公一样…阿蘅,二哥说到做到,你答应我的,又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我又答应过你什么?”岳蘅垂下长睫看着就要燃尽的红烛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我的!”殷崇诀使劲扳住岳蘅瘦削的肩膀,“你答应过我,不会离开绥城,不会离开殷家堡,会留在二哥身边,再也不离开!”

    岳蘅看着殷崇诀露出凉薄的耻笑,推开他的手道:“我留在那里,也是为了等柴昭来找我,武帝御前我与柴昭的婚约,我从未忘记。你也遵循兄妹之情,将我送还到柴昭身边。我没有答应过你什么,就像你,也从未兑现过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耿耿于怀的,也是你念念不忘的。”殷崇诀忽的将岳蘅按进自己的怀里,“你怪我对你放手,因为你想留在二哥身边…”

    闻着他身上的气息,岳蘅顿觉一阵翻江倒海之感,喉咙涌出酸楚干呕出声,殷崇诀见她满脸痛苦,不情愿的松开紧搂的双臂,喘着粗气道:“你到了朕身边,就不要再想离开半步,就算有一天柴昭兵临城下,二哥带着你一起殉国也罢,你都不可能再离开朕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见岳蘅脸色苍白干呕不止,殷崇诀不忍的将斟满的茶盏推到她的手边,爱怜的轻拍着她的背,温声道:“柴昭能给你的,二哥今时都能给你,青丝年少情意珍贵,二哥不信你真的忘记。就像二哥自己也从未真正忘记。”殷崇诀触着岳蘅脊背的颤抖,低低道,“阿蘅,就算你曾经是柴昭的妻子,与他共枕缠绵…二哥也可以不放在心上…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岳蘅拼劲推开殷崇诀压近自己的身子,力道甚大,殷崇诀没有防备的一个踉跄退后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殷崇诀稳住身体,转身拉下墙上挂着的织锦垂帘,锦帘后头,是一把修补好的金鎏弓,鎏金闪烁宛若正午的红日。

    ——“阿蘅你看。”殷崇诀取下金鎏弓走近岳蘅,将弯弓安放在桌上,指尖一寸一寸抚摸开去,低声叹道,“沧州岳蘅,十二岁就可以射下天上的云雀,你父亲给你制了这把金鎏弓,辽州武帝御前献技,你使的也是这把金鎏弓。沧州城破,楚王纪冥带走此弓,多年弹指而过,你始终惦记着自己的东西。二哥替你拿回了这把弯弓…就算金鎏弓被纪冥折断,二哥拳拳心意,也在这里,日月可鉴!”

    岳蘅低眼看去——桌上的确是自己遗失许久的金鎏弓,弓柄上雕满蔓藤纹路,尽数是父亲对岳家子女坚韧不屈的期许。岳蘅心中一痛,大颗的泪水滚落下来,滴在了金鎏弓断裂修补的金丝脉络上…

    殷崇诀看岳蘅泪水夺眶而出,咬紧下唇强忍着哭声,试探着抚上了岳蘅耸动的肩膀,轻轻揉弄着道:“替阿蘅拿回金鎏弓的人,是二哥。你爹娘在天之灵,见二哥替岳家报了血海深仇,也是会觉得欣慰吧…”

    殷崇诀俯下头颅,额头温柔的贴近岳蘅的秀发,缓慢小心的凑向她的唇,鼓足勇气想去吻住自己渴求许久许久的那份柔软…

    “阿蘅…”殷崇诀喃喃道,“二哥为你,为岳家报了仇,你把心留给二哥,可好…”

    岳蘅湿润的眼睛死死盯着殷崇诀惶恐胆怯的黑目,湿眸含泪但倔强不改,瞳孔里仇恨的火苗让殷崇诀触针般闪开了就要碰上的嘴唇,身子不受控制的退后了半步,僵硬的对峙着岳蘅。

    岳蘅伸手触碰着冰冷的金鎏弓,指肚微微颤着摩挲开去,忽然像是触到了什么顿在了那里,金鎏弓每一处她都熟悉不过,就算已经多年不见,每每闭眼都可以完好的记起它的每一个细微,但此时指尖碰到的,是一个不曾有过的字迹,笨拙生涩,深情不露。

    她摸到的,是一个新刻的“蘅”字。

    ——“起火了!!!”

    天牢方向有人惊呼道:“起火了!!!快来人!!!”

    殷崇诀几步走近窗边,一把推开轩窗朝火光处张望去,只见天牢那头火焰冲上云霄,映得半边天际都如白昼般。

    ——“皇上!”亲卫擦着汗疾步跑来,指着火光道,“天牢关押的犯人不知怎么的都杀了出来…丁将军已经带人赶了过去,皇上这头有重兵守着,不用过于担心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云修!一定是云修!”殷崇诀指节作响一拳击穿了窗户纸,“杀了他们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——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殷崇诀见越来越多的守卫奔向天牢,慢慢昂起高傲的头颅转过身,见岳蘅攥着金鎏弓的手有些发抖,只当是她对自己有些动容,平复着怒意恢复柔和的神色,大手覆上岳蘅的手背,轻轻的握住抚拭着温声道:“二哥对你的心从来不曾变过,留在朕身边,一生一世…”

    岳蘅才欲站起身,还不等她动弹肩膀已经被殷崇诀死死按住,殷崇诀咬着她的耳垂低声幽幽道:“云修带人越狱,朕知道也是你的意思,你俩踏进皇宫定是打算为柴昭谋事。阿蘅,二哥不蠢,你的心思,二哥从来都是看的清清楚楚,二哥比你丈夫柴昭还要懂你吧。”

    岳蘅执起金鎏弓掷向殷崇诀的额头,刚厉的弓柄正中殷崇诀的前额,一行血迹渗了出来,顺着鼻购的脉络流进了殷崇诀的唇里,殷崇诀舔吸着咸腥的血味,像是饥饿了许久的野兽,猛的跃身将岳蘅按在了桌上,另一只手挥开满桌的茶盏,哗啦啦碎落了满地。

    “死犟!”殷崇诀俯低身子贴住岳蘅,顶着她发紫的唇道,“你是二哥的,从来都是!阿蘅,你是二哥的!”

    ——“皇上!”有人隔着屋门慌张的叫喊,“丁将军那边怕是有些撑不住了…贼人来势汹汹,个个跟不要命似的…皇上…”

    殷崇诀不想爬起身子,可见窗外的火光愈发亮堂,心里多少也是有些忧怕,撑起身艰难道:“那就多带些人去天牢,不过区区百余人,若连他们都杀不干净,朕要你们还有何用!去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云修有万夫莫当之勇…”窗外那人哀声嚎道,“怕是再去许多人也是挡不住呐!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殷崇诀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袍子,走向床头边扯下悬挂的佩剑,一脚踢开紧闭的屋门,门边的守卫来不及躲闪,被殷崇诀踢下了台阶不住叫唤着。殷崇诀拔出佩剑指天怒喝道:“宫墙上布满箭手,他们没人逃得出去!杀了云修,用他的血祭一祭朕的大燕国!”

    殷崇诀走出几步,停下步子回头看向屋里的岳蘅,冷冷道:“看着她!”

    守卫赶忙闭紧屋门,抽出兵器挡在了门前。

    岳蘅手中有金鎏弓,但却没有可使的弓箭,岳蘅咬紧牙关扯断连接断弓的金线,锋利的断痕如宝剑的利刃般,岳蘅踢翻案桌,守卫听见异样的动响赶忙推开门去瞧,才一伸头眼前金光闪过,还来不及哼哼半声已经捂着脖子软软的倒在了地上,鲜血像细泉般潺潺的涌出来指缝…

    倒地殒命的守卫有几个正是白天猎鸦的箭手,岳蘅瞥见他们身下压着的弯弓,伸手抽了出来,略微掂了掂,起步便往火光最亮的地方冲去。

    天牢杀出的勇士一路逼至了宫门处,丁宁浑身是血跪倒在地,云修双目冒火,又是一剑挥去,丁宁重躯倒地,一命呜呼。余下的守卫惊的不住的退后着步子,面面相觑不敢再抵挡这一帮杀红了眼的猛兽。

    ——“云修,你非得等朕来杀了你么!”

    殷崇诀抖开明黄的斗篷从暗夜的夹缝里缓缓踱开步子,剑刃映月闪出莫测的骇人阴光。殷崇诀烁烁的黑目死死盯看着满脸血污的云修,嘴角得意扬起道:“云修是厉害,忠心耿耿千里跟随护主,朕也要好好谢你,把阿蘅带到了朕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…”云修抹了把脸上的血迹,毫无惧色又上前几步,剑指殷崇诀道,“你挡不住我的,谁也挡不住我们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殷崇诀大笑道,“朕可没那么傻与你近身相拼,朕是大燕帝皇之身,这条命贵重的很,不像你云修,一条贱命尔尔,怎么个死法都是便宜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那些个人?”云修朝着丁宁的尸身不屑的啐了口,“来多少个都挡不住你云爷爷!”

    殷崇诀振臂扬起,宫墙上顿现数十名拉弓的箭手,箭锋对准云修和吴佐一众,只待殷崇诀振臂挥下,便是箭箭齐发。

    “我呸!”云修怒道,“小人就是小人,你做了个狗屁皇帝还是这样的下作。”

    “朕能杀你就行,下不下作,朕不介意。”殷崇诀拍了拍手心退后了几步,摊开手道,“柴昭定会追封你为王为侯,你死也能瞑目吧…”

    殷崇诀不愿再和云修多言,扬起手臂正要挥下,云修屏息的那一刻,隐约听见天地间戚声的哀鸣,他以为这是苍天对自己再也见不到盛开蔓陀花的唏嘘,他缓缓闭上眼睛等待万箭穿心而过,他确实看见了直射而来的箭锋,可那支锐利的箭,刺穿的并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殷崇诀也听见了那声熟悉的箭鸣,恍惚间,他看见了还活着的大哥——殷崇旭转身看向发愣的自己,暖意融融冲自己唤道:“还发什么愣呢,不想看看阿蘅的箭术?”

    他看见了——林子尽头惊起群群飞鸟,掠着白云扑翅而过。岳蘅拉紧满弓,顺着飞鸟的轨迹划过箭锋,他和大哥都还没来得及眨眼,箭鸣声已在耳边回荡,远远的有重物坠下,年少的自己疾奔过去,瞅着猎物却是愣在那里不敢去拾。

    一箭三雕,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精湛箭术,普天之下,也只有沧州岳蘅有这样的本事吧。

    殷崇诀嘴角泛起丝丝笑意,他眼角掠过那么多美好的往事,他忽然想时光定格在那时,定格在他初遇岳蘅的时候,紧紧拉住她温热柔软的手心,再也,不放开。

    眼前的他难以自制的回首看向渐渐消失于眼帘的林边小屋,指着自己的心口怔怔道:“大哥,阿蘅的箭…射中的,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忽觉心口一阵疼痛,身子像是被压上了千钧的重物,怎么也喘不上气,直直的只想倒在地上,好好睡去…他低头去看,他右边的心口,闪着银光的箭锋穿心而过…

    ——“大哥,阿蘅的箭…”

    “阿蘅…的箭…”殷崇诀不甘的捂住滴血的心口,艰难的转身去寻,月光下,执箭的身影悲恸的站立着,双手还僵住拉弓的姿势,唇齿微张,像是…在唤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——“二哥…”

    “二哥。”岳蘅最后低咛了声,指尖一松弯弓坠地,远远看着殷崇诀的身子瘫软倒在了地上,仰面看着夜空高悬的明月,看着已经燃烧过半的宫廷,双目难闭。

    ——“阿蘅身负血海深仇,二哥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我知道,若是我跟着柴家谋事,也能为你报这满门深仇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可我更想二哥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…为你报仇…”殷崇诀口吐鲜血呜咽着。

    ——“二哥,何为建功立业?”

    ——“傻瓜,当然就是要像你父亲靖国公岳晟一样,官封一品,拜得上将,纵是一死也是名留青史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不甘的吐出最后一口气,捂着心口的手无力的软在了一边…

    云修大步上前拔出射死殷崇诀的利箭,高高举过头顶厉声喝道:“殷崇诀已死!识时务的就放下兵器,殷家两子俱亡,皇上已经攻下雍城直逼嘉邺关,不日就会杀到这里,要是想活命,你们知道该怎么做!”

    不过眨眼的沉默,军士们纷纷放下手里的兵器,挨个儿跪倒在地,“云将军饶命!”

    吴佐看见阴影下微微发抖的岳蘅,快步上前跪下恭敬道:“末将叩见皇后娘娘,娘娘…受惊了吧。”

    岳蘅无力言语,挪开步子想看一眼已经气绝身亡的殷崇诀,地上躺着的殷崇诀面容诡异邪恶,双目睁着对视着夜空的月色,唇角隐约上扬的弧度,不甘不平中又蕴着丝丝笑意,让人捉摸难透。绢白的龙袍早已经被殷红的鲜血染尽,渗入暗色的黑土里,与梁宫深处的根茎缠绕不离…

    云修见岳蘅久久无语,走近她身旁与岳蘅并肩站着,低声道:“少夫人,我带你往别处去…殷崇诀罪有应得,该死一千次一万次才是…”

    岳蘅像是没有听见云修的劝慰,半蹲下身子凝视着殷崇诀的难以瞑目,眼角泪光闪动,却强忍着没有落下。岳蘅伸出手去,触向殷崇诀渐渐冷去的面庞,抚上了他俊逸无神的黑目。

    ——“阿蘅,你恨不恨二哥?”

    ——“不恨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你是因我负你,堵着一口气才跟了柴昭,是不是?!”

    ——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阿蘅…”

    寂寥的林间深处荡着清幽的回音,可他口中唤着的那个人,却没有再应他一声。

    岳蘅沉默的站起身,望着夜空清冷的弯月抱住了双肩,她的泪水终于还是滚落了下来,和着殷崇诀身下潺潺的血流一道溶入了泥土里,这是她最后留给二哥的东西。

    梁宫深处忽然传来几声绝望的嘶嚎,声声刺耳灼心,让闻者容颜失色。

    ——“崇诀!吾儿崇诀!!崇诀啊!!!”

    披头散发的殷坤跌跌撞撞的奔至宫墙下,见躺在地上已没了气息的幼子,殷坤仰头哀鸣扑在了殷崇诀早已经僵硬的尸首上——“崇诀!我的崇诀…崇诀啊!!”

    岳蘅不忍再看,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开,云修瞥了眼嚎哭不止的殷坤,凑近岳蘅耳边低声问道:“殷坤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殷坤…”岳蘅垂下疲乏的眼睑,“他连丧两子,垂垂老者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打击…派人看着他就好,等柴昭入梁都再行处置…切勿…为难了一个老人…”

    云修嗯了声,目送着岳蘅走开的单薄背影,心中也是怅然唏嘘。

    这是梁都最漫长的一夜,旭日东升,起早的摊贩挑着扁担走在城里还沾着晨曦露水的青石板路上,才一抬头就怔怔愣在了原地,松开执着扁担的手,指向梁宫方向喊道:“瞧呐瞧呐!怎么…怎么又换成大周的苍鹰旗了?”

    高耸入云的宫墙城楼上,明黄色的苍鹰旗帜迎风飘扬,鹰目炯炯傲视梁都,威慑八方。

    燕国——这个仅仅存在了一日的王朝子夜崩塌,如天地间的浮光闪过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嘉邺关外

    柴昭的兵马才在关外集结,嘉邺关城门已经轰然大开,守将军士列队出城,卸下兵器齐齐跪在柴昭身前,“万岁”的呼喊声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柴昭灰眸低垂,摸出貂绒箭囊里的金羽箭贴近自己的心口——“阿蘅,一定是你,一定是你!”

    梁都

    云修和吴佐亲率十万大军,列阵连绵数里恭迎柴昭入城,在看到柴昭的那一刻,浴血数载的吴佐忽然热泪盈眶,云修恼恼的瞪了眼身旁的吴佐,低声凶道:“大好的日子,一个大男人竟是哭上了?真是臊死人!”

    吴佐抽着鼻子扫了眼云修,憋着笑道:“云修,你的眼睛是进了沙子么?怎么也红上了?”

    云修顿觉羞囧,赶忙扭过身子寻着柴昭,柴昭沿路审视着这一众大军,面容笃定,眉间难见喜怒。

    大梁九十七年,梁国亡,篡位者绥城殷家,建国大燕,时存不足一日,在史册上并未记载,如尘埃般飘然离场。

    大周柴家一统中原天下,柴昭开疆辟土,终成千古一帝,将京师由徽城迁往云都,回到了柴家的根基。

    城门下,柴昭忽然策马扬鞭直往皇宫方向驰骋开去,山河固然锦绣多姿,可此时柴昭心里只想见到他朝思暮想的那个女人,他可以为之倾尽天下的那个女人——沧州,岳蘅。

    梁宫凤鸾殿前的汉白玉阶梯上,黄衫裹着的曼妙身姿已经等候了他许久,岳蘅酥手拂过汉白玉雕琢的游龙霓凤,听见渐近的马蹄声抬头寻去…

    马背上的人影愈来愈近,那双炽热的灰眸里只有自己,像是根本没有看见她身后宏伟壮阔的凤鸾大殿。

    ——他幽灰凛冽的眼睛犹如一支箭,洞穿了她的前世今生。

    (全文终!另有番外奉上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