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0章 心有不甘

    柴昭沉着的握住岳蘅桌下的手,温柔的安抚着身旁这个忧伤心寒的未婚妻子。

    岳蘅骤然站起身,端起面前的酒盏看向谈笑风生的殷崇诀,一字一句道:“我今日才知道,二哥对我这份兄妹之情,竟会这样贵重,岳蘅无以为报,唯有敬二哥这一杯,我先干为敬。”说着仰头饮尽,晶亮的眸子直直凝视着对面的殷崇诀,“二哥喝下这杯酒,就真是岳蘅情义比天的好二哥了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再镇定自若,也无法直视心上的岳蘅,酒盏在手,却迟迟灌不进口中,踌躇少许,瞥见父亲深邃而不可言的炯炯目光,殷崇诀嘴边泛起自嘲隐忍的笑容,冲岳蘅举了举杯,一口饮下酒水。正要再说些什么,却被殷崇旭唤住。

    “崇诀。”殷崇旭锐利的眼睛直视着还欲说下去的弟弟,“看来你今天喝多了几杯,爹与柴少主还有要事谈,有什么话留着后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殷崇诀不悦道,“我这还不是为柴少主和阿蘅高兴么,行行行,不说就不说。”

    殷坤抚须道:“柴少主瞧着我殷坤这两个儿子,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柴昭快意道:“两人个个都是人中之龙,殷堡主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殷坤哈哈大笑道:“人中之龙?柴少主真给老夫面子。老夫这个长子二十有二已经娶妻,次子刚及弱冠,也不过日日窝在绥城守着祖业碌碌无为罢了。听闻柴少主也不过二十有三,只比崇旭大上一岁,却已经驰骋沙场数载,战功赫赫名震天下,岂是老夫这两个儿子可以相比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谦虚了。”柴昭灰眸掠过这二人,“两位少爷并非没有本事,缺的,不过是机会,若是有机会…他俩只怕要胜过我许多。我不会看错人,殷堡主也万万莫要看轻了自己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?”殷坤深邃的双目紧紧盯着柴昭,“柴少主亲自来我绥城殷家堡,是不是就是殷家堡的机会!”

    云修见这殷坤也没有半分含蓄,也是吓了一跳,咬着手背默默看着这桌人。

    “我曾听说。”柴昭指肚轻抚着楠木圆桌瑰丽的纹路,“楚王纪冥退守之时,也来试探过殷家堡的意思,愿不愿为梁国纪氏所用…”

    殷家兄弟对视一眼,殷坤不慌不忙道:“确有此事。楚王托人到过绥城,也见过老夫和穆都尉。那楚王高歌猛进之时何曾想过我们,兵败之时倒是惦记起还有这块地方?”殷坤冷笑了几声,“绥城占得地势,易守难攻,多年来自成一体,当年也是周、梁、晋三国难以驾驭的险地。可老夫苦思数年,这块地方在乱世夹缝中尚可保的安盛,若是天下大定,也该给自己择个明主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明主…?”李重元轻声念了句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殷坤继续道,“纪冥心胸狭隘,好战嚣张,难成大事。苍山柴家临危受命,守住周国云都,在此大胜之际仍得记起绥城这个殷家堡,此等深谋远虑才是老夫父子可以追随的主上。若是柴少主不嫌弃我殷家山野出身,我殷坤,还有两个犬子,都愿意助您一臂之力,在这乱世中谋出一片天来!”

    “皇上和我家王爷若是知道绥城归顺,一定很高兴。”李重元面露喜色道。

    “非也!”殷坤蹙眉道,“老夫携子愿意追随的,是苍山柴家,并非那南宫家。眼下大周上下都得指着柴家叔侄护国守君,柴家才是真英雄,老夫敬佩的,也是柴王爷与柴少主。”

    李重元顿觉顺心,嘴角扬起道:“这是哪里的话,柴王爷和少主忠君爱民,为了也都是大周的江山社稷,柴家抑或是我大周,不曾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洞悉万象的殷坤没有再说下去,见两个儿子脸上皆是镇定之色,心中也觉得安慰。

    话既然说开,几人也不避讳什么,一时间相谈十分投机。李重元暗暗惊叹殷崇诀论及天下形势竟比自家兄长更有见地,更是多了不少气概。相比之下,殷崇旭就显得有些优柔,欲进又退的踌躇模样。

    穆蓉见殷崇诀抢了自己丈夫的风头,话多被他说了去,面色有些难看,再看身旁的丈夫似乎也无心在柴昭他们面前多言,一时有些沮丧。低头瞥了眼殷坤,见他紧盯着殷崇诀很是赞许的不住点头,更是泛起一股子不满来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穆蓉终于憋忍不住,猛的起身冲众人行了个礼道:“忽然想起后院还有不少琐事,穆蓉先退下了,你们慢慢喝着。”

    殷崇旭还来不及拉住她,穆蓉已经挪开了步子,岳蘅紧跟着起身道:“大嫂,我去帮你。”柴昭一手抓空,臂膀缓缓垂下,直到岳蘅走出去老远才缓缓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跟出来做什么?”穆蓉斜了眼岳蘅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嫂子帮我一回。”岳蘅轻晃着手腕。

    “今日的岳蘅还需要我帮你什么?”穆蓉冷笑道,“那位柴少主对你的怜惜在众人面前没有半点掩饰,你还需要依仗殷家堡么?殷家堡该指着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见岳蘅不语,穆蓉哼了声继续道,“不过我为你觉得心塞,殷崇诀平日里如何待你,大家都看的真真切切。光他与崇旭说此生非你不娶,没有一百回也有九十回了吧。今儿可好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一口一个兄妹之情不说,还由衷的替你和柴少主重聚高兴…?这个二哥,可真是…难以琢磨,只怕你和我一样,都是小看了这个殷崇诀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戳到岳蘅的痛处,岳蘅眉间一揪道:“各有各的难处,嫂子何须说的那么直白。我都不曾怪二哥什么…”

    穆蓉咯咯笑出了声,打断道:“你还有资格怪谁?你本就是与他人立下婚约的女子,殷崇诀对你有心也好,今日负心也罢,都是你自找的。如今多好,柴少主位高权重还对你念念不忘,你可别得了便宜又卖乖,该睡着笑醒才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又能料到世事无常多变。”岳蘅毫不避闪穆蓉嗔笑的脸,“那时我被赐婚的,不过是贬无可贬的庶民,岳家也没有半句怨念。如今他位再高,权再重,也非我岳蘅所恋。”

    穆蓉意味深长的看着岳蘅沉寂的面庞道:“照你刚刚所言…难道你心里,还是想着那个二哥?”

    “大嫂。”岳蘅星眸闪过果决来,“兄妹之情…二哥亲口说的。一声二哥,你还要我多说什么?”

    穆蓉张着嘴说不出来,满眼怒意却是无可奈何,转身拂袖忿忿道:“你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酒席吃到未时才散,柴昭走出大厅寻着岳蘅的影子,见她倚在长廊边喂着池子里的锦鲤,自言自语道:“沧州一事,阿蘅性子也变了些,总觉得不如以前开朗了。”

    “忆之过往,难免伤痛。”殷崇旭接过话,“只盼她今生再无哀愁,只有欢乐。”

    柴昭慢慢踱近岳蘅,大手扶上她瘦削的肩,轻柔着她肩上的秀发道:“走了,我陪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柴昭的声音——低沉又温柔,也只有才对她说话时才不露平日的莫测阴冷。略带沙哑的嗓音带着满满的宠溺,又有不容分说的霸道。不等岳蘅应他,柴昭已经攥着她的手心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云修瞅着二人的背影,贴着手背笑了声,“看呢看呢,少夫人躲又躲不开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。”

    李重元轻叹了声道:“那日初次见到她和殷崇诀,殷二少还与她亲亲热热的要好模样,不过几日工夫,竟变成真真的兄妹了?也不知是殷坤与他嘀咕了什么,还是这位殷二少自己识得轻重,拱手让出了这份情意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们而言,不是好事么?”云修撇嘴道,“看来要不了多久,少主就好事将近了。”

    李重元喃喃自语道:“如此看来,殷崇诀薄幸,岳姑娘总算没有吃了大亏,只是心里,总还是要痛一痛。”

    “柴昭。”岳蘅发声道,“我和你很熟么?大庭广众之下扯着一个姑娘家的手…实在是…”岳蘅涨红着脸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…什么?”柴昭顿住步子侧过脸去看她。

    岳蘅的指尖深深按进柴昭的肉里,但他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,大步朝前走去。他的步子迈的那样大,岳蘅只得疾步跟着却又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——“你要带我往哪里去啊!”

    殷家堡

    送走了柴昭一众,殷崇诀深吸着气背过身子,吱吱作响的拳头击打在墙上。殷坤凝视着他,捻着须道:“崇诀,爹知道你心有不甘。你是殷家的儿子,看看你大哥,身为长子他替爹分了多少忧,如今与穆蓉举案齐眉也算是过的和美。一个女人尔尔,且不说他日你是不是能功成名就,就算只是绥城殷家堡的二少爷,方圆百里的女人也是任你挑选。岳蘅…忘了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阿蘅…”殷崇诀手背青筋凸显,“如此错过,只是我的过错罢了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