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7章 待价而沽

    殷坤观察着儿子的神情,“爹知道,你喜欢阿蘅。岳蘅侯门之后,确实也是挑不出毛病的姑娘。但爹当年留下她和崔文,并非是为了留给你…”

    殷崇诀面无诧异之色,不紧不慢道:“爹深谋远虑,为的是给殷家堡打算。可阿蘅和崔叔在绥城狩猎为生,也未曾欠下殷家半点人情。爹的打算只怕也是多余了。我喜欢阿蘅也从未瞒着爹,你这两年也任由着我待阿蘅好,我只当爹也默许了我与她的事…我是真心喜欢她…”

    “男大当婚也没什么可遮掩的。”殷坤敞开道。

    殷崇诀面露喜色,蹦起身子道:“听爹的意思,是准了我与阿蘅…”

    “你大哥拖了一年又一年。”殷坤幽幽道,“你倒是急着要成家…”

    殷崇诀得意笑道:“爹还看不出来?大哥有几分喜欢那个穆蓉?不过是不得不娶罢了,我钟情阿衡,自然巴不得早些娶她进门。待柴昭这帮人离开,爹记着让人多备些聘礼,就算阿蘅和崔叔住在林子边,也不能怠慢了她。崇诀就先谢过爹了!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柴少主非得带走阿衡?”殷坤幽幽道。

    殷崇诀瞬的收住笑意,阴沉着道:“真要是如此…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次日清晨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殷崇旭大步走进父亲的书房,神色有些不定,“有客到访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殷坤缓缓转过身,“柴少主行事够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在大厅候着了。”殷崇旭试探着道,“要不要我与他们说,爹今日不便见客?”

    “都到了殷家堡,哪有避而不见的道理。”殷坤挥开衣襟,“我也想看看这个柴少主是什么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大厅里,柴昭淡定的品着香茗,云修和李重元站在他身后,环顾着殷家堡不输王公贵族的宅邸,对视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柴少主远道而来,老夫有失远迎。”殷坤大笑着走了进来,“还望柴少主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柴昭放下茶盏,不紧不慢的站起身,迎向殷坤父子道:“柴昭见过殷堡主,殷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殷崇旭对他颔首一笑,见眼前的柴昭气度非凡,一身黑衣身姿英拔,面容英俊刚毅,薄唇微微张开很是气淡神闲的模样,神色谦逊,却又像是带着难掩的傲世,一双灰眸才看上片刻,殷崇旭忽觉有些凉意泛起。

    “这二位是…”柴昭示意云修和李重元过来。

    殷崇旭扫视过去,盯着云修沉着道:“云修云将军,我们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云修哈哈笑道:“看来我云修也是个过目难忘的人呐,见过殷堡主,殷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位我虽是没有见过,不过倒也是可以猜一猜。”殷崇旭上下打量着李重元,“面容温润如玉,身姿秀雅如松,我猜…阁下便是柴家第一谋士,柴郡主的丈夫,郡马爷李重元?”

    李重元俯身抱拳道:“殷大少爷果然厉害,在下便是李重元了。”

    云修咧了咧嘴道:“这也不难猜吧,李重元一看就是副书生模样,柴家军多是骁勇豪杰,他不是李重元,还有谁是?”

    “云将军倒是有什么说什么,爽利的很!”门外有人高声道。

    几人转身去看,只见殷崇诀伫立在门边笑嘻嘻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岳蘅口中的“二哥”,柴昭心里隐隐有些不是滋味,再看他确是生了一张俊美的面孔,黑眸中暗含的顽性闪烁着年轻逼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云修对殷崇诀并无好感,撇过脸不去看他,鼻子里低低的哼了声。殷崇诀看在眼里却也不恼,几步走上前道:“昨日林子里见到柴少主,一时仓促都忘了招呼,本来还想与爹一起去拜会您,不料倒是您先来了。我殷崇诀实在汗颜。”

    见殷崇诀不复昨日在林子里初遇他们的戒备,满脸热情像是发自肺腑一般,李重元也是暗暗叹着这个殷崇诀的世故老道,不敢再小瞧这个殷家的二少爷。

    殷崇旭目不转睛的看着柴昭——这个与岳蘅结下婚约的男人,再看自己弟弟待他很是亲热的样子,也只得收敛着生分,提起茶壶给这几人添满茶水。

    几人随意寒暄了几句,柴昭随意道:“一路过来,多是萧条,可刚踏入绥城,就领略了不输云都的繁华,可见殷家经营的不易,才保的绥城方圆百里在这乱世的太平,柴昭佩服。”

    殷坤摆了摆手道:“比起柴少主领兵连番大胜,击退楚王纪冥的功绩,我殷坤又算的了什么。绥城不过是占得这地势的光,这才保的些许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绥城是个好地方呢。”李重元笑道,“物资不缺,粮草充盈,穆都尉手下的军士也多善战,到了这殷家堡,见到的都是虎虎生威的壮士,咱们不服都不行,云修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云修虽是不情愿,可话送到了嘴边,也只得附和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云将军才是一等一的好手。”殷崇诀脱口道,“谁人不知道,柴少主手下的云修,是大周国第一勇士,从未遇到过敌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云修嘀咕了声,“除了我家少主…”柴昭轻轻咳了声,云修慌忙闭嘴。

    “不知…”殷坤话锋一转,“柴少主此次带了多少人来我绥城,若是不嫌弃,可以安置在我殷家堡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麻烦殷家堡了。”李重元应道,“人虽不多,可都是些粗人,难免会扰了殷家堡的清静,林子那里已经安置下来,也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”殷坤小心观察着寡言的柴昭,“那柴少主那边若是缺什么少什么,尽管开口就是,在我殷家的地界,可绝不能把您怠慢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先来拜会下殷堡主,还有便是贺一贺新婚的殷大少爷。”柴昭晃荡着手中的茶盏,“下回,再与殷堡主议一议旁的事,可好?”

    不等殷坤开口,院子里忽的有人道——“是来客人了么?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岳小姐去偏厅等等,若是知道您来了又走,二少爷可要责备小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阿蘅么?”殷崇诀朝外头喊了声,几步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二哥。”岳蘅看了看厅里的人,骤的背过身,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才来就走?”殷崇诀回头看了看厅里,“你去等我会儿,二哥还有话与你说,就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云修瞧见院子里来的是岳蘅,眼睛一亮大声唤道:“少夫人!?少夫人怎么知道我家少主上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少夫人”让殷家父子脸色大变,柴昭却也没有喝止云修,神色微毫不变。殷崇旭忍不住道:“云将军也真是有些意思,阿蘅尚未婚嫁,谈何少夫人?”

    云修冷冷瞥向殷崇旭,眸子收起笑意道,“你口中这个岳蘅,就是我家少主待娶的妻子,也就是我云修的少夫人。我哪里说得不对?”

    殷崇旭还要争辩,已被殷坤的目光挡回。院子里的岳蘅又气又恼,恨不能上前撕了云修的嘴。

    殷崇诀露出些许尴尬之色,轻拍着岳蘅的肩压低声音道:“不用理他,那…你就先回去吧,我晚些再去找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目送着岳蘅离开,殷崇诀回到厅里也是面色不见波澜,拾起了果子慢慢剥开,递到柴昭面前笑道:“这是绥城今年新摘的柑橘,甜的很,柴少主尝尝?”

    柴昭淡淡一笑,接过掰下几瓣放进嘴里,点头道:“绥城土壤肥沃,种出来的果子确实好吃的很,汁水丰盈甜如蜜水。”

    殷坤老辣的审视着这二人,随意道:“柴少主这几年为大周立下汗马功劳,倒是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抛到了脑后?听说皇上还想把宝贝女儿初云公主指给你,柴少主却也一口回绝;还有那苏太尉的掌上明珠——大周第一美人苏星竹,柴少主也是不为所动…”

    李重元抿了口茶水随意道:“绥城虽隐蔽,殷家堡也甚少过问外头的战事,可殷堡主对我大周的事,倒是知晓许多呢…”

    “我家少主有一个待娶的少夫人,怎么会再觊觎别的女子?”不等殷坤开口,云修已经抢着道,“真心只可给一人,少主三年前对少夫人一见倾心,今生也只会钟意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阿蘅近三年未见…”柴昭吞咽下柑橘,拭去手上残余的橘丝,“所以说绥城是个好地方,还能让我再到她,也要多谢殷家堡对阿蘅的照应。这份情义,我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低头剥着柑橘不再言语,大厅的气氛霎时间有些尴尬,李重元凑近柴昭道:“来了也有些时候,少主,不如先回去…”

    柴昭站起身,冲殷坤颔首道:“今日初次拜会殷堡主,就不多打扰了,下回,定要与殷堡主好好聊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去送一送柴少主。”殷崇旭道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留步吧。”李重元恰到分寸的回挡了过去,殷崇旭收住步子也没有坚持。

    见这三人出了自家大院,殷崇旭长舒了口气,转身道,“爹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说了。”殷坤打断长子,“崇旭你先出去,爹有话要对崇诀说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翘起二郎腿悠悠晃着,手里抛着柑橘戏耍。殷崇旭略带担忧的看了眼弟弟,顺从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柴昭的话,你都听见了?”殷坤鹰眸注视着看似满不在乎的幼子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聋子,怎么没听见?”殷崇诀端直身子,“那云修口无遮拦可恶至极,柴昭留他在身边,早晚给自己惹出什么祸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…”殷坤意味深长道,“看来柴昭没有忘记你的阿蘅。”

    “阿蘅那么好,想忘也难…”殷崇诀目露阴郁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当年武帝为何要把岳蘅赐婚给柴昭?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过一些。”殷崇诀揉搓着手里的柑橘,“阿蘅的白龙受惊,柴昭英雄救美…”

    “楚王纪冥推波助澜,怂恿武帝把岳蘅赐婚给贬无可贬的柴家。谁料天机算不尽,苍山柴家竟还会有翻身的时候,怕是纪冥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。”殷坤按下茶盏,“爹知道你喜欢阿蘅,阿蘅性子倔强,若是她也硬要嫁你,柴昭也是奈何不得,就算是给殷家堡一个面子,也会拱手退出,成全你们二人。可是…”

    殷崇诀不甘的合上眼,咬紧嘴唇道:“崇诀知道爹的意思。我要真是娶了阿蘅,便是我欠了柴昭一个天大的恩情。若是我把阿蘅让予他…柴昭,就不得不记着我殷家,我殷崇诀忍痛割爱的情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爹最器重的,始终是你,而不是你大哥。”殷坤满意的抚须道,“崇旭过于稳重懂事,很多事远不如你这个弟弟看的通透。识时务者为俊杰,柴昭都已经到了殷家堡外,属下都管那阿蘅叫做少夫人,你要是还蹬鼻子上脸非岳蘅不娶,可就是我殷家的不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攥紧手心,愤愤道:“崇诀是真心想娶阿蘅为妻…爹你是知道的。自打阿蘅到了绥城,我眼中便再没有别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何患无妻!”殷坤高声道,“良禽择木而栖,既然柴家有心和我们结交,也是我殷家堡的机会。崇诀,这些话,是当日你与爹说的。为了一个岳蘅,你就要舍弃我殷家的光明前程么?”

    “爹…”殷崇诀难掩眉间纠结之色,微微抽搐着脸道,“崇诀真的怎么也想不到…柴昭如今位高权重,什么样的女子不能拥入怀中!心里,竟会还惦记着她!”

    “这是老天在帮我们!让你我父子做个顺水人情,成全了柴少主岂不是更好。”殷坤起身走近儿子,按了按他的肩道,“他日你功成名就,就会知道今日的选择是对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