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6章 此时此夜难为情

    岳蘅低低的“嗯”了声,朝着林子外慢慢走去。云修不远不近的护着她,看着她的背影也是泛起阵阵怜惜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。

    柴昭瞥见还有不少没劈的树干,卷上袖子捡起地上的斧头,自顾自的干起活来。崔文踱着步子缓缓走到他跟前,柴昭抬头笑了笑,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“柴少主干起活来倒也不含糊。”崔文笑道。

    柴昭顿住手,看向崔文道:“崔叔小瞧我了。我被叔父寄养在外头几年,学会的多着呢,那时每日要砍的柴火,比这些多上十倍不止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崔文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灰色的眸子,“柴家的独子,也吃过世间的苦?”

    柴昭掸了掸身上的木屑,抬眼望向天上升起的如钩新月,“生存之苦,人心之祸,哪一样我没有尝过?”柴昭淡然的语气仿佛在说着旁人的事一般,“尝尽一切苦楚,便会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蜜甜,崔叔经历半生跌宕,想必应该明白。”

    崔文咳了声,“那若是浸在蜜罐里十余年的,忽遭横祸跌入苦难,柴少主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月色下,柴昭看着自己满是茧子的手心,像是在与崔文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道:“甘苦与之,共享此生。”

    崔文一时有些哑然,柴昭站起身舒展了下筋骨,踱到水缸边,拾起水瓢舀了些几口喝下,看向崔文道:“不知在下…可不可以去看看阿蘅这两年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崔文指了指东屋道:“就是那里了,柴少主请便。”

    柴昭轻推开咯吱作响的木门——屋子虽狭小简陋,但却布置的整洁美好,粗布褥子边放着几枝清晨摘下的杏花,屋里满是秀雅的清香。斑驳的石墙上,悬着那把柳木弯弓,箭匣里满是新制的竹箭,柴昭凑近凝视着,箭柄上一个个“蘅”字依稀可见。

    “是他…?”柴昭眼前闪过白日里殷崇诀的身影,灰眸划过一丝转瞬即逝的酸意。

    指尖拂过柔软的床褥,仿若还沾着岳蘅身子的温热,柴昭见崔文倚在门框上沉默的看着自己,收起手垂眉道:“阿蘅一直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崔文道:“是简陋了些,但自给自足不用依附旁人,倒也落的自在,阿蘅也从未觉得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侯门贵女…阿衡哪里吃过这样的苦。”柴昭目露深深的憾意,“若是我早几日到沧州…”

    “柴少主不要再提起阿衡那些痛苦的旧事了。”崔文抱肩道。

    见天色不早,柴昭回头又看了看岳蘅的屋子,冲崔文抱了抱拳道:“在下告辞,过几日再来…”

    “别…”崔文摆着手道,“得阿蘅自己想见你才行。”

    柴昭自嘲的笑了笑,才走到院子口,只见岳蘅与云修一前一后隔着老远正往这里回来,岳蘅抬头看见柴昭,急促的收回眼神,埋头正欲与他擦身而过,胳膊却被柴昭紧紧拉住。

    他攥的那么紧,却又如此温柔的没有疼痛。

    柴昭将金锁片狠狠塞进岳蘅的手心,大力的捂紧道:“送出去的东西,我不会再拿回去,你若是看不顺眼,就自己扔了吧。”言罢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岳蘅大口的喘着气,握着金锁片求助似的看向崔文。崔文呵呵笑道:“阿蘅不喜欢,明儿当了它就是,也好给自己多置几件衣裳。”

    岳蘅故意高声道:“崔叔说的是,明日我就去!”

    柴昭难掩唇边笑意,反倒是云修左看看右看看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云修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就说什么,支支吾吾可不像云修。”柴昭目不斜视道。

    云修一个跺脚,“少主,那锁片可是老王妃留给您的东西,少夫人若真是把它当了…”

    “傻。”柴昭瞥了眼一脸焦容的云修,“当了你再赎回来不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云修顿悟的嘿嘿一笑,几步凑近柴昭身边,欢喜道:“跟了少夫人一阵,才知道少主为什么对她心心念念数载。模样俏丽不说,这性子,也有趣的很。犟了些,却又不似旁的女子那般胡搅蛮缠…我和她有理说理,她听进去就跟着回来。有她做云修的少夫人,云修也算是认了。”

    柴昭停下步子道:“你一口一个少夫人,阿蘅怎么没割了你的舌头?”

    云修哈哈笑道:“她倒是想,袖刀都摸了出来吓唬我,我云修可是被吓大的,还会怕女子手上一把小小的袖刀?”

    柴昭摸向自己的颈边,深谷里,自己睁开眼时,那把冰冷的袖刀就架在自己的颈边,岳蘅晶亮眸子里的倔强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——“说,你瞧见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走快些,回去了。”柴昭回过神招呼了句,又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岳蘅垫着脚尖,直到确认这二人真的走出去老远才舒出了口气。径直走到水缸边,拾起木瓢送进嘴边道:“渴死我了,这一身汗出的…”

    “柴少主也喝了咱一瓢水…”崔文张口道。

    岳蘅一口水喷了出来,呛的说不出话,“崔叔,你…”说着将木瓢甩进水缸,气红了脸道,“渴死也好,不用再瞧见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一只脚正要迈进屋里,崔文又慢悠悠道:“差点忘了,他还进去你屋里瞧了瞧…阿蘅是不是打算住到林子里去了?”

    岳蘅沮丧的摇着头,关上屋门紧贴着石墙缓缓蹲坐在了地上,耷拉的手里还拿着那个恼人的金锁片,想扔,却像粘在了手心里,怎么也扔不掉。

    殷家堡

    “柴家的人马已经到了绥城外?”殷坤惊道。

    殷崇诀喘着气点头道:“看来他们已经到了些日子,就驻扎在密林里。我见到了大哥喜宴上来的那个云修,若是那时他们已经到了绥城,柴家的人马在城外至少已经屯了有三日,他们隐在林子深处,这才没有被人发现。围着我和阿蘅的虽然只有百余人,但柴昭亲自来了,绝不会只有数百人跟着…爹,要不要赶紧去都尉府报信?”

    殷崇旭看向父亲,“爹,我们收了柴昭差人送来的贺礼,底下的事可不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殷坤深吸了口气道,“过门便是客,哪有拒之门外的道理,穆蓉已经嫁进了殷家,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。柴昭能贺你大婚,就是愿意结交我们殷家堡,我们父子该受宠若惊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”殷崇旭面露忧色,“就算他们叔侄眼下正是得势的光景,毕竟非大周正统的皇族…若非南宫皇族无人可用只有苍山柴家,他们还是遭皇上忌惮的没落之身。真的要与柴家结交,对殷家堡而言风险也不小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殷崇诀打断他道,“柴家叔侄将梁国纪冥逼退,大周天子南宫觞如今都要给柴家叔侄几分面子,与梁国抗衡只有依靠柴家,以我之见,柴家叔侄吃尽十年前的苦头,如今得势一定不会再让自己重蹈昨日覆辙!柴逸已晋封为一等亲王,柴昭也拜做正一品上将。就算他日柴逸更进一步,我也不会觉得奇怪。良禽择木而栖,爹筹谋多年不也是为了给殷家堡寻个值得追随的主上?既然柴家有心与我们结交,我觉得是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崇诀。”殷崇旭摇着头,“你刚刚也说了,爹经营多年才有今日的殷家堡,若真要倾尽力量为柴家所用,风险实在太大,还是要好好斟酌。”

    殷坤见两个儿子意见相左,凹陷的双目露出让人难以琢磨的神色。

    殷崇诀毫不示弱的继续道:“大哥性子就是这样温吞小心,盛世里也就罢了,乱世中若还是如此,被人骑到头上都没处说理。绥城靠着地势险要暂且能护住数十年无忧,可你我都有数,殷家堡与草莽又有什么区别?晋国燕国已灭,梁国与周国势必只会有一个笑到最后,不论谁主沉浮,那时候还会由得绥城和殷家堡做一方之霸?倒不如趁着眼下还有为人所图的地方,择一主依附,给我们殷家谋个光明前程才对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说着露出笑来,搓了搓手道:“爹,崇诀说的对不?就算不能封王拜相,让你儿子做个大将军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殷崇诀最聪明!”穆蓉迈过门槛不悦道,“你大哥温吞小心?我还说你急功近利呢!要是柴家叔侄斗不过梁国纪冥呢?你是想殷家堡和我穆家被一锅端了不成?我觉得崇旭的担忧也不无道理,爹可得想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按了按心口,转过身道:“嫂子一开口,我也不便多话了,说什么错什么,我不说话就是。”

    穆蓉哼了声,挽过丈夫的臂膀,低下声音道:“我爹也觉得如今这样就挺好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殷坤咳了声,“没几日就是穆都尉的生辰,崇旭,你带穆蓉去库房挑些礼物给你岳丈备下。”

    殷崇旭点了点头,拉住穆蓉的衣袖走出里屋,见院里只有他俩,蹙眉不悦道:“崇诀是我弟弟,当着爹的面,你怎么能这样对他说话!”

    穆蓉勾住殷崇旭的手指,垂下眼睑道:“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个样子!你才是殷家堡的大少爷,他凭什么事事要与你逆着,在爹面前一套一套跟唱戏似的,听着就不舒坦。”

    “崇诀要是说的有理,爹自然会听,由不得你去担心。”殷崇旭冷冷抽出手,“你也说了我是殷家堡的大少爷,我弟弟有本事有见地,我做大哥的该替他高兴才是。下回…我们父子议事的时候,你就不要进来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穆蓉见丈夫真像是对自己不满,拖了拖他的手娇声道:“好了好了,我说错了还不成?没有下回了。”

    殷崇旭似乎也觉得自己语气重了些,缓和道:“崇诀是我亲弟弟,你待他亲厚些,爹与我也会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穆蓉低低的“嗯”了声,依偎在了丈夫宽厚的肩上。

    屋里。

    殷崇诀端起茶盏喝了口,放下道:“爹都把大哥大嫂支了出去,是有话要对我说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聪明的很。”殷坤深邃的眼睛看着这个自己偏爱的次子,“那爹倒是要你再猜猜,爹要与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殷崇诀倚坐在了太师椅上,嘴角扬了扬道:“这倒不难猜,爹是想问我…柴昭是不是见到了阿蘅?”

    殷坤也端坐了下来,镇定的给自己添上茶水,随意道:“那你不如就说给爹听听?”

    殷崇诀露齿笑道:“见到又如何?他当年置阿蘅一家不顾,还有何面目再对着阿蘅?再说武帝都悬梁死了,什么赐婚也早已经是一纸空谈。当年几日之缘而已,谈何情深?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?”殷坤不动声色道,“爹可是听说,这位柴少主数次回绝了周国皇帝的赐婚,这赐婚人选里,有公主,有贵女…你就不怕,他至今还孑然一身,念念不忘的就是你心上的阿蘅?”

    殷崇诀眉间微动,随即摇着头道:“我不这么认为。周帝赐婚,不过是为了笼络柴家叔侄,柴昭是个极其聪明的人,怎么会被周帝套住?他这两年建功立业正是大好的光景,自然也不想被后方的家室束缚住,并非是为了阿蘅…”

    “你话是这样说,心里也未必有十分的把握吧。”殷坤观察着儿子的神情,“爹知道,你喜欢阿蘅。岳蘅侯门之后,确实也是挑不出毛病的姑娘。但爹当年留下她,并非是为了留给你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