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5章 相思终相见

    岳蘅来不及收起弓箭,怔怔执着弓望着死死盯着自己的黑衣男子,他幽灰凛冽的眼睛如一支箭,洞穿了她的前世今生。

    见岳蘅看着自己,柴昭灰眸含笑如弯月一般,再瞥见她身旁的英俊男子,瞬时又收住笑意,顿如寒星般无情。

    “阿蘅?”云修嘀咕了声,“难道,真的…是她?”

    “沧州城破,我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。”柴昭一步步走近箭锋微颤的岳蘅,轻轻推开她就要脱弦的竹箭,“阿蘅,阿蘅…真的是你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正要抚上自己的手那一瞬,岳蘅骤然转过身贴紧殷崇诀的背,将手里的竹箭塞回箭匣,拉了拉殷崇诀的衣角,声音如风般飘忽道:“二哥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瞥了眼柴昭深不见底的眸子,愣了愣道:“走…我们…走。”

    岳蘅紧攥着殷崇诀的手快步跑开,见这二人执手离开,柴昭唇齿微张又无奈不甘的合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云修瞥见柴昭眉间的纠结,“那厮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敢…我去把他抓回来好好教训顿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柴昭冷冷道,“到哪里都是这副跋扈的模样,难成大器!”

    云修慌忙退到李重元身后,大气都不敢喘。李重元回头望了望已经不见踪影的岳蘅二人,小心翼翼道:“看样子,岳小姐是流落到绥城,被殷家堡收留。总算知道她尚在人间,少主也可以宽慰许多了,来日方长…岳小姐总会…”

    “都别说了。”柴昭背过身合上双目,“殷家堡…二哥…好一个殷二哥!”

    “阿蘅!”殷崇诀上气不接下气道,“别跑了,累死我了,都跑出去老远,他追不上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岳蘅停下步子,扶着身旁的树干大口的喘着气,紧攥着殷崇诀的手却还是没有松开。殷崇诀爱怜的拍着她的背,探头瞧着她涨红的脸,“阿蘅,别怕。是柴昭又如何?他既然到了绥城的地界,知道你还活着是迟早的事。有二哥在,他不能把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岳蘅抬起头,汗湿的手心微微颤动着,“今日的我,也不是他想带走的那个岳蘅了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挤出轻松的笑来,晃了晃岳蘅的手道:“那你还怕什么?走了,慢点走。”

    营地里。

    吴佑闪到云修身旁,眼中渗出惊喜之色,“云修大哥,快和我说说,这位少夫人,生的如何?性子,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何你个头啊!”云修恼道,“自个儿问少主去。”

    吴佑悻悻的去寻李重元,见又不知道他往哪里去了,露出沮丧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半响,李重元大步直往柴昭的帐营而去,顾不得禀报就掀开了帐帘。

    柴昭凝视着案桌上昨日拾起的竹箭,见李重元进来,头也没有抬。

    “回禀少主。”李重元上前道,“属下已经打听清楚…”

    见李重元有些迟疑的不敢开口,柴昭抬头幽幽道:“打听到什么,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重元深吸了口气道:“岳小姐确是两年前到的绥城,绥城人不知道她从何处来,只知道殷家堡对她很是照顾。可岳小姐并不住在殷家堡,与一位唤作崔叔的住在林子外的山屋里,二人靠打猎为生…”

    李重元小心观察着柴昭的神色,柴昭眉间不见微毫喜怒,挥了挥手道:“出去吧,把云修唤进来。”

    李重元退出帐营,见他出来,吴佑箭步上前凑近道:“重元大哥,你与我说说,少夫人,到底什么模样?”

    李重元示意云修进去,对着满脸期待的吴佑摇了摇头,“少夫人?还不知会是哪家的夫人呢,不提也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找我?”云修站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柴昭搭理自己,忍不住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柴昭回过神,起身道,“与我出去趟,现在。”

    夕阳西下,岳蘅独自在后院呆坐了许久,见新月就要升起,轻轻呼出一口气,执起斧子向柴火劈去。

    “阿蘅。”崔文唤道,“有人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么?”岳蘅拾起袖子擦了擦汗,抬眼看去,那修长英武的身子缓缓踱近,淡银的月色朦胧的映在他分明的脸庞上,那双难见喜怒的灰眸溢着脉脉的温情看着自己,愈来愈近…

    岳蘅手一滑,斧子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害怕见我?还是不想见我?”柴昭伸出手想去摸她如玉似画的脸,却被岳蘅冷冷挡开,柴昭轻轻笑了声,背着手半蹲在地,探着头紧紧注视着这个他以为不在人世的女子,“无论你是害怕,还是不想,如今你就在我眼前,再也不会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岳蘅沉默着从怀里摸出金锁片,冷冷的递到柴昭面前,“你的东西,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柴昭没有接过,仍是温柔着道:“我送出的东西,就绝不会再收回去,它给了你,就是你的,一生一世,都只会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留着也没有用处了。”岳蘅手心一松,金锁片坠落在地。

    柴昭拾起还带着岳蘅体温的金锁片,爱惜的摩挲着道:“它日日都被你带在身边,我不信你忘了我,你该是日夜惦记着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岳蘅错愕的瞪大眼睛,“我没有扔了它,不过因为是别人的东西,看着也对你很是珍贵的模样。惦记着你?柴昭,你我数面之缘尔尔,如同你不会来助沧州一样,仅此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沧州…”柴昭握紧金锁片露出悲愤之色,“怪我来迟一步,我赶到沧州的时候,岳家只剩一捧黄土。人人都说岳家满门殉国…”

    岳蘅沉静的眸子掠过哀伤,她不愿,也不想相信这个早已生疏的男子,岳蘅垂下头道:“你就当我也死在沧州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还活着。”柴昭扶住她微颤的肩,“就在我面前。为什么不来苍山找我?”

    岳蘅抽出身子站了起来,躲闪着不去看他,“我已经不是靖国公府的小姐,那个与你有婚约的岳蘅,已经死了,柴少主,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远远伸长脖子看着的云修也听不清这二人在说什么,见岳蘅退着步子,急的就要冲上去,倚着墙角不语的崔文一把拽过他,低沉道:“蠢笨,这时候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修恼道:“少夫人看着像是赶我家少主走,这怎么成!少主惦念她数载,我瞧着急呐!”

    崔文瞥了眼他,不急不慢道:“女孩子家使点性子也不稀奇,若你家这个少主就这样走了,也配不上阿蘅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云修哪受得了一个陌生人这样对自己说话,,可又不知面前这人在岳蘅跟前有多重的分量,张了张嘴还是没有骂出声。

    见柴昭没有离开的意思,静熠不动的身子像是赖上了自己,岳蘅蹙紧了秀眉道:“你不走,我走!”

    岳蘅疾步跑了出去,柴昭却没有追上前,索性坐在了泥地上,嘴角微扬似乎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修再也按耐不住,推开拦着的崔文撒腿就去追岳蘅。

    ——“少夫人,天都黑了,你跑去林子做什么!”

    岳蘅脚力再好,怎么跑得过一个男人,大口喘着气扶住了树干,侧过脸庞瞪着紧追不舍的云修,平复着气息道:“别再跟着我,走啊!”

    云修又不敢靠的她太近,见她像是跑不动了,隔着丈余远冲她喊道:“少夫人,你跑也没用,云修送你回去,林子里多是猛兽,可别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?”岳蘅冷笑了声,“谁是你家的少夫人?再敢胡说,我割了你的舌头!”话语间,锋利的袖刀已经被岳蘅抽出,朝着欲进又退的云修晃了晃,“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家郡主说的不错。”云修见了袖刀也不害怕,竟是露出顽劣的笑来,“少夫人血性本事不输男子,敢对我云修露刀子的,世上也没有几个人。难怪少主对少夫人你牵肠挂肚,数载郁郁寡欢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岳蘅又羞又恼的啐了口,“你叫云修是吧,你再说一句少夫人试试?”

    云修只觉得这个岳蘅愈发有意思,哧哧笑道:“少夫人若是爱听,我喊上一百遍也无妨。少夫人,少夫人…”

    不等云修眨眼,袖刀的青光已经杀到跟前,云修一个反手按住岳蘅纤细的手腕,将她贴在了树干上,这力道使得恰到好处,岳蘅丝毫不觉得疼,可身子却像是被绳索绑着,怎么也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有些身手,可那么多人都不是我的对手,何况夫人是一个女子之身。”云修又收了些力气,止住笑道。“云修不想对少夫人无礼,可若非这样,你也听不进我的话。几句…少夫人忍住听我几句话就好。”

    岳蘅愤愤的看着神情轻松的云修,急道:“有什么话你就说,说完就放手!”

    “两年…”云修露出徜徉之色,“以为少夫人不在人世的这两年,少主没有一日真正快乐。那天我们踏入沧州城,靖国公府被烧成半壁焦土,人人都说岳家一门殉国,葬在城外的乱坟岗上。我们与少主昼夜驰骋千里,可还是来晚了一步…”

    “我拿什么去信你!”岳蘅撇过脸,“信使带着我的金羽箭去苍山,他若是真有心救沧州,早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云修骤的松开手,皱紧眉头道:“哪来的什么信使?半个人影都没到过苍山!苍山荒僻,消息本来就闭塞,少主一得知沧州被围,苦求王爷无用,带着我们几个当夜就往沧州去了…少夫人不信?”

    岳蘅揉了揉手腕哼了声没有理睬他。

    云修重重的吸着气,忽的睁大眼道:“靖国公府…我还记得,给少夫人准备的嫁衣上,绣的是并蒂的莲花…是不是?”

    岳蘅怔了片刻,她还记得自己那身嫣红的嫁衣,母亲请了城里最好的绣娘,整整七日的工夫才绣出那鲜嫩欲滴的并蒂莲…

    云修见岳蘅不说话,以为触到了她的伤心事,自责的吞吐着道:“云修嘴笨,让你伤心了,少夫人别见怪。云修这就送你回去…不对不对,你在前头走,我远远跟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岳蘅低低的“嗯”了声,朝着林子外慢慢走去。云修不远不近的护着她,看着岳蘅的背影也是泛起阵阵怜惜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