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1章 一箭倾人心

    岳蘅已经许久不曾睡的这么舒坦,褥子柔软的可以陷进去,被子满是阳光的味道,睡梦里,她见到了自己的爹娘,大哥,还有尚在襁褓里的弟弟,刹那间风云突变,烈火吞噬着古老的沧州城,惊叫声不绝于耳…

    “爹!娘!”岳蘅惊醒过来,攥住被角不住的喘着气,“娘…”

    抹着腮边的泪痕,见窗外已有缕缕日光渗入,岳蘅翻身起来,自己那一身旧衣已经不见,床边放着一叠干净的新衣裳,岳蘅粗粗比划了几身,换了件素白的布衣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院中凉亭里有人背对着她坐着,虽是认不出背影,但岳蘅却是认得出那只拐。

    “阿蘅,你起来了?”殷崇诀听见声音欣喜的转过身,见着白衣的岳蘅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岳蘅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裳,又看看殷崇诀,疑道:“我衣裳是穿的不对吗,你盯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蘅,你真好看。”殷崇诀痴痴的吞咽着喉咙,“整个绥城,都没有比你更好看的…”

    “殷崇诀!”院外有人带着怒意高喊了声,“你要讨好人家,犯不着拉上整个绥城的女子吧。当我穆蓉穆大小姐死了不成!”

    殷崇诀冲岳蘅吐了吐舌头,转身挤出笑道:“哪敢哪敢,刚刚啊,是穆大小姐听错了,绥城第一美人是都尉府的大小姐穆蓉,这是方圆百里都知道的,谁能比过了您去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被唤作穆蓉的少女别着手蹦哒了过来,凑近岳蘅上下看了看,见她如清水芙蓉般不沾脂粉,周身上下不见半点装饰,一头秀发也只用根白色缎带粗粗绾着,带着戒备道,“你就是流落到这里,救了殷崇诀的那个人?”

    眼前这个叫穆蓉的姑娘与岳蘅年龄相仿,面若灿花,一双凤眼媚意天成,却又凛然生威,身着紫色罗裙,颈口挂着一串暗红色的玛瑙珠子,颗颗都有指盖大小,一看便是难得的珍品。

    见岳蘅不开口,穆蓉绕着她滴答转了一圈,继续道:“本小姐就是穆蓉,我爹是绥城都尉穆浦。听崇旭哥哥说你也是大户人家出身,可既然到了这绥城,往后就都得听我穆蓉的,知道吗!”

    岳蘅也不应她,眨了眨眼对着穆蓉微微颔首一笑,径直朝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!”穆蓉急道,“唤也不唤我一声,如此无礼,你爹娘怎么教你的?”

    岳蘅止住步子,身形不改冷冷道:“我爹娘当然教过我,他们还教过我,对于蛮横无礼的人,自然也不需要讲礼,穆蓉穆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倚着拐杖,摇着头道:“穆蓉,都和你说了多少次,我大哥也不喜欢蛮横的女子,你怎么就是改不了。阿蘅,等等我!”

    见殷崇诀一瘸一拐的去追岳蘅,穆蓉愤愤的跺着脚却又是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阿蘅。”殷崇诀凑近岳蘅,略带愧意道,“你不用搭理穆蓉的。她父亲是都尉,人人都让着她,自小就是这样不讲理,我们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都尉家的小姐?”岳蘅嘴角轻扬不屑道,“穆小姐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你大哥…就要娶这样跋扈的女子为妻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也是…没办法。”殷崇诀低下头,“穆蓉自小就中意他,殷家与都尉府也是多年的交情,穆都尉都与我爹提了,大哥还是能说个不字?还好这穆蓉看上的不是我…”殷崇诀露出笑,“若是都不能娶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为妻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阿蘅,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岳蘅张了张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阿蘅。”殷崇诀收住笑踌躇着,“听爹和大哥说,你和崔叔要住到林子边去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听崔叔的。”岳蘅揉搓着衣角。

    “总算你们答应留下。”殷崇诀挤出话来,“殷家堡离林子那儿也不远,我要是想你了,走不了一会儿就能去找你。阿蘅,我可是会经常去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岳蘅看着面前这个俊逸少年带着羞涩涨红了脸,只觉得好笑极了,憋忍住笑道:“等你腿伤好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见殷崇诀幽黑的眸子看着自己闪出炙热的光来,岳蘅心里一慌侧过身不去看他,殷崇诀见她面颊微红更显动人,打心眼儿里一阵欢喜。二人无声的凑坐着各自发着愣,不远处,穆蓉扒在窗边瞅了他俩许久。

    崔文与岳蘅在殷家堡小住了数日,便执意要往林子边去。殷坤挽留不住,只得让两个儿子和家丁带着物件替他们去张罗。

    走近林子边的旧屋,殷崇诀环顾着皱眉道:“这里原本是郊外猎户的栖身之处,又小又破怎么住人?崔叔,还是带阿蘅回殷家堡吧。”

    崔文摆着手道:“收拾收拾也不错,多谢二少爷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蘅。”殷崇诀手肘戳了戳岳蘅,冲她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岳蘅环顾四周看了看,自若道:“我也觉得还行,猎户栖身之处?那我和崔叔也能靠打猎为生了,倒也是个不错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殷崇旭眼含暖意的看着岳蘅,拉了拉弟弟道:“你若是舍不得阿蘅,常来照应着便是,阿蘅和崔叔自己喜欢就好,何必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殷崇诀顿时觉的有些沮丧,默默走到一边埋头干起活来,殷崇旭无奈的摇了摇头,见墙上悬着把旧弓,走近摘下,吹去弓上的尘土,又拿衣袖擦了擦,“这弓看着有些年头,不知道这弓弦还能不能使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使试一试不就知道了。”岳蘅接过旧弓,翻来覆去看了看,喃喃自语道,此弓是柳木所制,弓弦是西域羚筋,倒也算是把不错的弓。我看着,它还能使。”说着有些手痒,执着弓大步走出屋。

    殷崇旭眼睛一亮,冲殷崇诀唤道:“还发什么愣呢,不想看看阿蘅的箭术?”

    风骤起,林子尽头惊起群群飞鸟,掠着白云扑翅而过。岳蘅拉紧满弓,顺着飞鸟的轨迹划过箭锋,殷家兄弟还没来得及眨眼,箭鸣声已在耳边回荡,远远的有重物坠下,殷崇诀疾奔过去,瞅着猎物却是愣在那里不敢去拾。

    ——一箭射穿三只飞禽,这还是殷崇诀头一回看见。

    “一箭三雕!”殷崇旭震惊不已,“沧州岳蘅箭术无双,我总算是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岳蘅脸一热,不好意思的垂下头。

    回殷家堡的路上,见弟弟失魂落魄的模样,殷崇旭疑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崇诀!”接连唤了几声,殷崇诀才胡乱应付了几句。

    顿了好一会儿,殷崇诀难以自制的回首看向渐渐消失于眼帘的林边小屋,指着自己的心口怔怔道:“大哥,阿蘅的箭…射中的,是这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