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8章 半壁锦色

    沧州城

    “柴昭,你怎么还不来…”旭日下,岳蘅摸出怀里的金锁片,“还是你不过随口说说,见岳家遭难,便不愿再来找我了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在这里啊。”崔叔寻到马厩,看到岳蘅倚着白龙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崔叔。”岳蘅收起金锁片抬起头,“城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崔叔拍了拍白龙的背,“今日似乎没有攻城的迹象,梁军围城一月,也没占到什么便宜,凛冬将至,我不信梁军熬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”岳蘅面露担忧之色,“沧州就要药尽粮绝…守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崔叔宽慰道:“小姐别担心,将军和你大哥一定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岳蘅像是想起了什么,抬起头道:“爹和娘这几日都吃不下睡不好,府里早已经没有滋补的东西,不如…崔叔,你带我偷偷上后山,趁着封山前,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山参,也好给爹娘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崔叔面露难色,“梁军围城…”

    “崔叔最熟悉后山,我俩偷偷摸出去,应该不会被发现。”岳蘅哀求道,“我们也能寻些草药带回来…”

    崔叔稍稍犹豫了会儿,点头道:“你得紧紧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岳蘅欢喜道。

    见崔叔带着岳蘅出门,仲伯探头看了看,又收回了身子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时辰,东门忽的动静大起,岳晟已经多日不曾好好入睡,刀剑声才一入耳已经惊的猛然翻身而起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东门已破,沧州…守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”岳晟执起长戬朝东门疾步而去,“沧州布防严密,守了整一月都未曾让梁军占到便宜,怎么可能这就失守!”

    “东门孙将军率其部下倒戈,杀了其他兄弟打开城门…”副将捂住血流不止的左肩,忍住痛道,“镇守西门的少将军闻讯已经赶到东门挡住梁国铁骑,厮杀惨烈只怕也抵挡不了许久。将军,速速让亲卫军带着夫人和二小姐小少爷从山路离开吧!”

    “孙然…竟会是他!国都要亡了,离开?往哪里去?”岳晟头也不回道,“城在,人在!”

    “仲伯,看见阿蘅了吗!”岳夫人满面忧容的唤过管家,“这兵荒马乱的,她不好好待着府里,又去哪里折腾了?”

    “老奴不知。”仲伯摇头道,“只看到二小姐是跟着护院崔文出去的,崔护院是个懂事妥当的人,二小姐跟在他后头,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崔文…”岳夫人略微放下心来,“刚刚看老爷的副将好像负了伤,是出了什么事么?老爷说过,沧州是一定守得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战场见血也是常事,夫人不用担心。”仲伯宽慰着,“咱们将军威名远扬,镇守沧州多年无恙,这次一定也能挡得住那些梁国人。”话虽是这样说,听着隐隐传来的刀剑相拼声,这位花甲老人也有些惴惴不安,“夫人,您若是实在担心,不如带着小少爷去后山避一避。”

    岳夫人蹙眉道:“老爷是沧州守将,又是皇上亲封的靖国公,堂堂靖国公家眷怎么能如丧家之犬般避到山上去?城在,家在,人在,我和桐儿,哪里也不去,就在府上等着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不等岳晟赶到东门,几个少将浑身是血的跪倒在长街拦住了他的去路,哀声道:“将军,东门西门尽破…少将军他…已经殉国了…”

    “桓儿…”岳晟一阵头晕目眩,副将忙扶住了他站立不在的身子,“桓儿!”

    “沧州已经守不住了,现在出城还来得及。”副将急促的劝道,“将军,留的青山在啊!您还有二小姐,还有小少爷,不为自己,也要为他们…”

    “桓儿…”岳晟哪里还听得进这些,一把推开他直朝烽火弥漫处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后山上,岳蘅捧起手掌里还沾着土的几根山参欢喜的递到崔叔眼前,“崔叔你看,这是你说的野参么?”

    崔文人虽在山上,可心中七上八下惦记着城里,听见岳蘅清亮的嗓音,这才露出些许笑意来,“我看看…小姐真是厉害,之前仲伯让下人在山上找了许久也是一无所获,小姐这一趟就大功告成了。”

    岳蘅咧嘴欢笑了出来,“是咱俩来的正是时候,过几日再大雪封山,可连这野参都难觅了。还好被我寻到,也要多谢崔叔带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聪明又孝顺,也不枉将军和夫人这么疼爱你。”崔文乌黑的眸子流露出些许慈爱来,“要崔叔说,小姐的天赋比你大哥还要高些,可惜了是个女娃,若是个男儿…”崔叔笑着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女娃女娃。”岳蘅嘟起嘴恼道,“大哥的箭术还不如我呢!上回在军营里,我百步之外三箭直中一心,大哥也不过只有一箭中心尔尔…爹都说了,待我再大些,还有的是东西教我。”说道得意处,岳蘅捂嘴偷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崔文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,“将门虎女,说的就是你岳蘅了,行了吧?”

    岳蘅牵过拴在树上的白龙,爱怜的轻抚着马鬃,喃喃道:“白龙白龙,你也要快快长大,你我一起还要帮爹守城护国呢。”

    岳蘅正要骑上白马回城,崔文似乎听见动响,拉住马缰警觉道:“小姐等一等,好像…城里有些异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崔叔?”岳蘅往沧州城方向望去,只见东门方向烽火直燃,浓烟滚滚冲上云霄,厮杀声顺着呼啸的北风传来,“梁军攻城了?”

    “才半日工夫,怎么烽火都燃起了!”崔文皱紧眉头,“东门守军都是精锐,怎么也不该…小姐,别急着上马,瞧一瞧再说。”

    岳蘅虽有些不情愿,可还是顺从的跟在他的后头,寻着处隐秘的树丛栓起白马,趴在了山头遥望着巍立数百年的沧州城。

    “崔叔,沧州一定守得住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沧州是我大晋边陲重城,守不住也得守。”崔叔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“有你爹在,一定守得住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半日,数千梁国铁骑已经挤进沧州,东门骤失,岳小将军岳桓被纪冥一箭穿心射死,沧州兵败如山倒,岳晟再厉害也并非无所不能,身中数箭倒在了城下,怒目圆睁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执弓的金甲纪冥冷漠的收起银弓递给身旁的随从,瞥了眼岳晟的尸身淡淡道:“孙然,小王能进城,你可算得上是立了大功。”

    投诚的孙然跪地毕恭毕敬道,“良禽择木而栖,晋国气数已尽,天下早晚是纪氏的,属下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岳家父子都死在了本王箭下。”纪冥嘴角扬起一抹骄傲来,“都说岳晟从未有过败绩,这一败就是城破人亡,输得连本都回不来。之前辽州御前还神气活现的岳家父子,一朝便成枯骨,命不予岳家是也!”

    “小王爷神武无双,岳家父子自然不是您的对手。”纪冥身边的副将纷纷跪地。

    “靖国公府在哪里?”纪冥轻挥着手中的马鞭。

    “就在长街尽头。”孙然指着前头道。

    纪冥掸了掸衣袖,“大军围城多日,本王也吃了几日的尘土,今晚,就住在岳家了。”

    靖国公府

    “老爷…桓儿…”岳夫人惊闻噩耗,跪倒在岳家祠堂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仲伯老泪纵横道,“梁国人已经进了城,您赶紧带着小少爷,我们从小路往后山去,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哪儿也不去了。”岳夫人痛哭了场缓缓站立起身,“老爷战死,沧州既失,晋国必亡,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活着,就有希望…”仲伯还欲劝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希望了…”岳夫人痴痴走向里屋,抱起摇篮里才满一岁的幼子岳桐,贴着他粉嫩的面颊落下泪,“你爹爹走了,哥哥走了,娘亲带你走…”

    仲伯正张罗着下人收拾东西带夫人少爷离开,只听后院扑通一声,暗叫不好——岳夫人怀抱幼子投入池中,唤人捞起之时,母子都已经没有了气息。仲伯哀嚎一声长跪不起,府邸下人见主子皆亡,拾掇着值钱的物件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后山。

    “崔叔。”岳蘅终是按捺不住,“咱们回去瞧瞧吧,动响这样大,娘和弟弟只怕是要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崔文也是放心不下府里,踌躇道:“你待着这里,哪儿也不准去,崔叔回去看看,再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岳蘅还想说些什么,只见南门方向冲出一支数十人的马队疾驰而来,眯眼细看像是父亲的人马,“崔叔你看!”

    崔文愈发不知沧州出了什么变故,翻身上马朝那队人而去。

    崔文看清来人,高声喊道,“来者都是沧州的岳家军吗?”

    为首的少将勒紧马缰止住步子,见是崔文和岳蘅,长舒了口气,“小姐竟和你待在城外山上。我们遍寻将军府邸不见小姐,还以为她已遭不测…”

    岳蘅快步过来,“城里是不是打起来了?我爹娘可好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马队诸人皆是面露哀色垂下头,深吸了口气道:“孙然投靠梁国,放了梁军铁骑杀入沧州…将军父子被楚王纪冥射杀,双双殉国…夫人带着小少爷…也…”

    崔文大惊失色,岳蘅脑中一片空白,上前紧紧攥住他的马缰,“不可能的!我出来之时还好好的,怎么会…怎么会!我不信,我要去找我爹。”

    少将一把拉住她,急道:“小姐,沧州已经失守,楚王纪冥已经率军入城,我们本想去带走夫人和你弟弟,可终是晚了一步,沧州,已经回不去了…属下等愿护着二小姐离开…”

    岳蘅拔出腰间的短剑,“我要回去,我要去见爹娘。你们不去,我去!”

    “小姐!”崔文喝止道,“你是岳将军的女儿,楚王纪冥绝不会放过你,你是要去送死吗!”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少将垂泪道,“苍天垂怜你保得住性命,也许真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!”有人指着沧州城喊道,“靖国公府…着火了!”

    岳蘅循着看去,只见自家府邸上空浓烟滚滚,直冲云霄而去,岳蘅未满碧玉之年,哪里禁得住如此重创,眼睛一黑摔下了马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”崔文跳下马抱起她,怀中的少女面色惨白,眼角无声的渗出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少将们回望沧州,凄绝道:“崔护院,晋国失了岳家,看来是回天乏术,经此一战天下必将大乱,群雄纷争是早晚的事,我们这些兄弟也不打算往京师去了,你与小姐要不要与我们一起去寻条出路…”

    崔文心痛的看着怀里的岳蘅,摇头道:“岳家只剩阿蘅,将军夫妇在天之灵,也不想她再卷入无止境的战乱,我带阿蘅走…”

    少将叹息道:“你说的也是,只盼大家都能好好活着,崔护院,好好护住小姐,保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保重!”崔文见他们策马远去,抱着岳蘅翻身上马,环顾苍茫蹙眉深思,低头喃喃道,“小姐,你与柴家怎么说也是有婚约在身…崔叔是不是该与你去苍山…”

    岳蘅醒来的时候,天空已经飘起了飞雪,细密的雪珠渗入她干燥的唇里,舌尖顿觉冰冷刺骨,“崔叔…”才一张口,岳蘅已经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你醒了。”崔文垂头看着她,“下雪了…”

    “崔叔,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…”阿蘅哽咽道。

    崔文回望早已经看不见的沧州,“沧州满目伤痛,回去做什么?崔叔把小姐送到苍山去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…”岳蘅攥紧了手心,“他说过,会来找我。他为什么,为什么…”

    “他?”崔文诧异的看向岳蘅,“小姐说的是…柴…”

    岳蘅才止住的泪珠又簌簌落下,“金羽箭…大哥让人带着我的金羽箭去苍山找他。可直到沧州城破…”

    崔文轻拍着岳蘅的背,叹了声道:“也许是信使半路被截杀,也许是柴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…并非是他不愿意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就是数面之缘,谈何情深为岳家豁出命去。”岳蘅戚戚道,“你我再往苍山去,岂不是又会连累了人家…崔叔,阿蘅不去找他,就让他当我也死在沧州吧。”

    崔文看着岳蘅孱弱耸动的身子,点头道:“那崔叔就带小姐去个更好的地方。小姐说过江南秀美,自小到大还从未领略过那里的美景,我俩就往江南去,那里四季如春,总不会有风沙之苦了…”

    岳蘅无力的俯在白龙的背上,喃喃道:“只要不去苍山,去哪里…都是一样…”

    白龙呜咽着似也有泪滑落,大颗的泪珠冻结成冰,哒哒的马蹄声沿着无尽的苍茫,朝着不可预知的未来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