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7章 拔剑为红颜

    岳桓抽出一支金羽箭,注视着那个“蘅”字轻轻喘了声,“但愿天佑沧州,天佑我岳家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你已经是我柴昭未过门的妻子,我认定你。”

    月夜风高,沧州西门骤然打开,几个黑衣人骑着快马冲出城门,直往西北方向而去。城楼上,岳桓长长的吁出一口气,对一旁孙然道:“孙叔叔,剩下的,就看这几人能不能活着到苍山…还有便是…柴家到底会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驰骋出去不过十里,暗夜忽然闪出火光,茂密的林子里箭雨齐发,黑衣人还来不及拔剑就已经纷纷坠下马匹。

    箭手让出一条路,纪冥别着手缓缓踱近黑衣人的尸身,“果真是沧州的人?去搜一搜他们的身。”

    随从上前挨个搜去,从一人腰间抽出包裹着的物件,打来一看,是一支金羽箭,“王爷…”

    纪冥接过金羽箭,借着火光看去,注视着“蘅”字,嘴角扬起得逞的笑意,“武帝置沧州不顾,岳家人按耐不住果然去找柴家出手了。真是天助我也!今夜伏击之事不要泄露半分,就让岳晟…等着他未来亲家出手相救吧…”纪冥莫测的笑出了声,“小王就算这样想想,都觉得有趣的很,真是迫不及待想踏进沧州了…”

    三日,五日,七日…岳蘅偷偷翻上向北的城楼,遥望北方抿紧了红唇,柴昭,柴昭…你会不会来沧州!你与我说过的,你一定,一定要来啊。

    周国,苍山下,郡王府。

    惊闻梁国楚王纪冥率军攻晋,柴昭顾不得许多,推开叔父柴逸的书房,才迈进门槛已经被柴逸唤住。

    “阿昭…”柴逸缓缓转过身,“叔父与人还在议事,你等等再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!”柴昭大步走进屋里,单膝跪倒在地,语气固执的不容分说。

    书房里议事的人面面相觑,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。柴逸叹了口气道,“屋里就你我叔侄,有什么话起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柴昭没有起身,嘴角微微抽搐着道:“想必…叔父也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柴逸端起案桌上的茶碗,吹散冉冉的热气。

    柴昭抬眼注视着淡定的叔父,“叔父不知道,侄儿就说与您听,沧州被楚王纪冥围困,武帝迟迟不肯发兵相助…沧州…已经危在旦夕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柴逸放下茶碗,“看来本王深居苍山,外头很多事都是不知道了。怎么?阿昭惦记起沧州未来岳丈一家了?”

    柴昭灰眸微动,“阿蘅家中有难,我是她未来的丈夫…理应…”

    “理应?”柴逸面露诧异之色,“沧州是晋国重城,理应去救的不该是武帝么?你我大周子民,武帝都没向大周皇帝求援,你理应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叔父!”柴昭朝前挪了几步,“武帝不愿去救沧州,沧州已经苦撑一月,再不发兵,破城是迟早的事,沧州城破,靖国公府一家…指定是活不成了。求叔父…”

    “求本王?”柴逸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的侄儿,“本王能做什么?你我叔侄能守着苍山这块地方已经是皇上恩典,再搀和旁人的事,你是生怕我们柴家不会被人借机赶尽杀绝么!本王也敬重岳晟英雄豪杰,岳蘅也是个好姑娘…可在此关头,你我静坐不动,才是真正帮了岳家。”

    “侄儿知道叔父的意思。”柴昭低垂下眼睛,“侄儿不求郡王府发兵助沧州,侄儿会带自己的人…”

    “自己的人!?”柴逸冷冷看着跪地的侄子,“你的人,不是郡王府的人么?没有本王的允许,府里一个人都不准踏出苍山!听到了没!”

    “叔父!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柴逸转过身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柴昭默默起身退了出去,院子外,等着的柴婧几人都看着自己,柴昭摇了摇头,示意几人出去再说。

    柴婧杏眼也不见光泽,低声问道:“他怎么说?许不许你带人去沧州?”

    柴昭摇了摇头,眉间满是深愁,也不愿再多说一句话,走到开阔处,望着沧州方向久久未动。

    一个额束黑色缎带的男子走近柴昭,年轻俊朗的面庞高高昂起道:“照我云修看来,只要少主您一句话,我随您去沧州,就算杀不退梁军,也能救出少夫人。郡主,您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柴婧看向身边的蓝衫男子,“重元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不等这个重元开口,云修大笑道:“李重元在郡王府可算是一等一的脑袋瓜子,李重元,你说来听听,还有比我更好的法子?”

    李重元剑眉轻挑,目露难色道:“王爷说的也不错,柴家出手对岳家绝非好事,甚至会害了岳家满门…可沧州告急,你我又不能坐视不理…眼下也唯有像云修所说…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还是得看我云修!”云修一拍大腿,“少主,就这么办吧!您还信不过我的身手?”

    李重元轻轻按住柴昭的肩,恳切道:“我与云修,还有吴家两兄弟,都可以和您一起…纵使解不了沧州之围,救出你未来岳丈一家总还有几分把握。”

    见柴昭依旧不语,柴婧沉寂的看着他凝重的面色,“你行事一向果决,这会子还在犹豫什么?若非你真心喜欢那个岳蘅,依你的性子,怎么会去求我父王?自小到大,你还是头一回为自个儿的事去找他…父王并非不想帮岳家,而今天下局势微妙,他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让你率柴家铁骑去沧州,但你我真要行事,他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去还是不去,你给句话就成!”

    柴昭澄定的看过面前这三人,“云修,叫上吴佐吴佑,子时,你们三人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云修欢喜的搓着拳头,“窝在苍山也有几年,早想出去展展筋骨,少主等着!”

    “我和婧儿…”李重元急道,“你不带我俩去?”

    “你和郡主就快要成亲。”柴昭舒展开紧锁的眉头,“怎么能让你俩和我们去冒险。带走你俩,只怕叔父真不会饶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柴婧还想说些什么,柴昭捂住她的微张的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待我把阿蘅带回来,应该还来得及喝上你们的喜酒。”柴昭的指节敲了敲自己的额头,“那么犟的丫头,到了苍山,可就别想出去了!”

    子时,巍峨的苍山下,吴家兄弟打着哈欠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。这二人是双胞兄弟,与云修一样自父辈起就是柴家的家将,与柴昭自幼一起长大,情同兄弟。

    弟弟吴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含糊道:“云修,你讲的稀里糊涂我也是没大听明白。去哪儿,沧州还是啥子州?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傻!”云修踹了脚吴佑的座驾,“你云爷爷哪句话会说两遍?让你起来就起来,让你去做什么跟着我和少主就是。”

    吴佑委屈道:“问一句也不行么?大哥,你与我说说?”

    吴佐比起弟弟要稳重许多,微微笑道:“去沧州,把少主夫人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夫人?”吴佑惊道,“就咱几个去迎亲?”

    云修呕出一口血来,指着吴佑气道:“别与这傻子多话了,要我是少主,可不会带这个人去,别坏了咱们的大事才好。”

    云修身手最好,吴佑自小就有些怕他,见云修恼上自己,也不敢再多嘴,搓着手不住的哈着热气,半句话也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来了!”云修听见动静欣喜道。

    郡王府里,一匹骏马冲了出来,马上男子黑衣束身,黑巾裹面只露出一双灰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云修和吴家兄弟翻下马背,齐齐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柴昭轻抬手心,三人这才站起身,跃上各自的马背。柴昭一一看去,沉着道:“沧州,与我去救阿蘅一家,愿不愿意跟着我?”

    “属下自当与少主一道,刀山火海,万死不辞!”三人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柴昭执起马鞭,如利箭一般驰骋进无比的暗夜里,身后的苍山愈来愈远,直到再也望不见。

    ——“阿衡,一定要等着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