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6章 金羽为盟

    大晋国武帝三十二年,立冬。

    靖国公府

    看着府中自己的嫁妆一件件的被置办进来,岳蘅一日比一日的不快活,柴家送来书信,明年开春,待岳蘅过了十六岁生辰,便会来沧州接亲,掐指算算,也不过半年了。

    “他倒是心急的很呐!”岳桓凑近发愣的妹妹,“这样好,证明心里有你,若不是你大哥我自己喜欢的,还不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,阿蘅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见岳蘅看都不看自己一眼,岳桓按住她的肩,倚着坐在了台阶上,歪着头看着满是愁绪的岳蘅,“事已至此,乐不乐意都是一天,大哥答应你,会送你去柴家,若是柴家不得你的心意…大哥我再把你带回沧州就是了,如何?”

    岳蘅扑哧笑了出来,“大哥为了哄我也能这样说笑?嫁出去的妹子,还能被哥哥领回来?真是笑掉大牙了。”

    岳桓挠了挠头,“大不了,住在家里一辈子,有大哥在呢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正说着话,忽见府门大开,父亲的副将孙然一身盔甲箭步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孙叔叔…”岳蘅喊了声,孙然却目不斜视没有应她,脸上满是严峻之色,“大哥,孙叔叔怎么了?难道军中有事?”

    “不大清楚…”岳桓朝屋里望了望,摇头道,“前几日爹收到消息,梁*中调兵遣将,似有集结之意,不过爹早已经把消息送到辽州让皇上知晓,后头的事…我也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梁国才灭燕国,不足一年又有异动?”岳蘅隐约有些忐忑,“楚王纪冥之前还亲赴辽州给咱们皇上贺寿…应该不会…是为了我们晋国吧…”

    “纪冥狡诈阴险,谁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。”岳桓站起身,“燕国既亡,而今中原只剩我晋国,梁国,还有便是北方的周国,三足各占一方,若能保的势均力敌,也能免去混战搞得生灵涂炭。纪冥好战,野心勃勃,梁国富饶,不缺军资;周国有山川天险,偏安北方。纪冥若真的有打算,燕国之后,必然是我们大晋。爹早已经料到纪冥的不安分,就算他真有灭晋的心思,我们也不会怕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这话的模样,真是血性的很。”岳蘅哧哧笑道,“虎父无犬子,岳小将军果真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岳桓拾起倚在身旁的长戬,朝岳蘅晃了晃道:“你我兄妹也许久没有切磋了,不如,来试试你大哥的长戬?”

    “还怕了你不成?”岳蘅跃起身子,从兵器架上抽出一杆长枪,掂了掂道:“阿蘅不擅近身比试,但既然大哥开了口,试试也无妨,你可别让着我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枪头已朝岳桓手腕刺去,岳桓灵敏的躲闪开来,长戬挡开岳蘅的枪头,嬉笑道:“嗨,来真的啊!看大哥怎么教你。”

    崔叔听见院子里的兵器声,探头瞧了瞧,无奈的摇着头,一旁的老仆仲伯张望着笑道:“崔护院,这两个小主子的拳脚功夫都是你教的,依你之见,是大少爷更胜一筹,还是小姐赢过这个哥哥?”

    崔叔咧了咧嘴道:“若是小姐是个男儿身…定是不输大少爷的。”

    仲伯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么说,我只当还是咱们大少爷最厉害了。不与你多说了,小姐就要出阁,还有的是东西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崔叔眉间顿时划过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谈笑间,岳桓一个重击震掉了岳蘅手里的长枪,岳蘅揉着发麻的手腕,恼道:“切磋尔尔,大哥你看的也忒认真了。”

    岳桓弯腰拾起她的长枪,笑道:“与我家阿蘅比试,怎么能不认真,一个不小心输了去,我岳小将军还不被人笑死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岳蘅挑起秀眉,指了指金鎏弓道:“不如…咱们比箭?”

    岳桓脸一白,慌忙摆着手道:“算了算了,我去屋里看看爹和孙叔叔在聊什么…”

    岳蘅扶着树干笑弯了腰,鼻子里轻轻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纪冥率军已经兵临沧州城外三十里!?”岳晟惊道,“梁*中异动也不过这几日的事,竟然会集结的如此之快!”

    “兵贵神速,梁军昼夜急行如天兵天将一般,看来是筹备许久了。”孙然垂头道,“还好将军早有预料,沧州布防严密,消息也已经往京师送去,这边坚守城池,援军一来肯定守得住沧州!”

    “贺完寿不足半年就起兵攻晋,普天之下也唯有楚王纪冥做得出来。”岳晟重重按住案角,“我岳家镇守沧州数十年,还怕了他不成,传令下去,各城门严加防范,没有我的命令,不得擅自进出沧州!”

    “爹…这怎么…”门边的岳桓怔怔愣住,“又起战事了?”

    岳晟看了眼目瞪口呆的儿子,“纪冥就要兵临沧州城下,桓儿,爹命你率人守住西门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“…纪冥…”岳桓喃喃道,“孩儿得令…”

    见大哥面色凝重从屋里出来,俯身攥紧长戬,头也不回往府外而去,岳蘅疾步追上喊道:“大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岳桓停下步子却没有回头,顿了顿道:“阿蘅…纪冥领兵已经到了沧州外,大哥奉命守住西门,你留在府上,照顾好娘和弟弟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”岳蘅上前拉住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岳桓转过身,大手轻轻蹭着妹妹额上的汗珠,爱怜道:“不会有事的,打退了梁军,大哥还要亲自送你去柴家。大哥真庆幸,你没有被带去梁国,别再怪爹了。”

    沧州城外,梁军营地。

    帅营里,纪冥一身金甲,抚着银弓嘴角含笑,见信使进来,头也没抬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信使单膝跪地道:“回禀王爷,照王爷的计策,数月前便有细作潜入辽州,眼下晋国京师辽州,人人都在传靖国公岳家不满武帝将自家女儿岳蘅赐婚给柴昭。听闻武帝龙颜大怒,大骂岳晟一家不知好歹,一个失了清誉的女子,还指望嫁到什么好人家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…”纪冥斜倚着身子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!”信使眨了眨眼,“不出王爷所料,这阵子岳家与柴家来往书信频繁…属下照王爷的吩咐,拟造了几封,让咱们在辽州的人呈给了武帝…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!”纪冥大笑了出来,“相信看了那信中所言,应该让武帝不止是震怒那么简单吧。”

    信使上前一步低声道:“那是自然,岳晟多日之前已经觉察我军有异动,求援书信早已经递到了武帝手上,可京师辽州那边毫无动静,看样子…武帝已经不再信任靖国公府,也不打算管沧州的死活了…”

    “武帝那老头自负多疑,不得他心意的臣子是留不得的。岳晟谨慎行事多年,不料却因为自己女儿的亲事让武帝起了疑心。”纪冥拉了拉手中的银弓,“周国南宫一族压制柴家多年,已经不足为患;晋国没了岳家,也是不堪一击。我大梁纪氏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,一统天下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“一切尽在王爷筹谋之中,王爷英明!”

    沧州城

    “爹。”岳桓重重按下长戬,“这几日梁军连番攻城,沧州城防固若金汤,桓儿也不怕他们再来。可是…援军迟迟不见动静,若要死守,沧州军民怎么熬得过就要到的寒冬!爹有没有再发书信,让皇上赶紧发兵!”

    见岳晟沉默不语,孙然开口道:“书信?没有十封也有八封,援军的影子却是半点都没有…将军,会不会是皇上听信了什么谗言…打算任沧州自生自灭了!?”

    “谗言?什么谗言!”岳桓急道,“孙将军快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孙然叹了口气道:“我也是听来的消息,辽州盛传,说靖国公不满皇上将宝贝女儿赐婚给柴家一个没落的子侄…更有甚者,竟说你父亲与周国…与周国…哎!”孙然再也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岳桓怒目圆睁,“我们岳家三代镇守沧州,没有爹运筹帷幄保的边境无忧,京师还能歌舞升平?竟疑到我岳家头上!爹,这个城,不守也罢了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岳晟震怒道,“你刚刚一字一句,都是掉脑袋的大逆不道之言,孙将军是自己人,若是传到京师皇上耳朵里,不等纪冥攻破沧州,岳家满门就已经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岳桓慌忙跪地,低下头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孙然见岳晟动怒,急忙劝道:“将军息怒。眼下最最要紧的,是如何守住沧州,若是皇上真打算弃我们不顾…”

    “爹。”岳桓眸子微亮,迟疑着道,“不如…去向柴家求救…柴昭与阿蘅定下亲事,应该会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岳晟厉声喝止道,“皇上疑心的就是我与柴家勾结,若是再去求了柴家来解沧州之围,岂不是如了贼人的心意,勾结之罪更是铁证如山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岳桓还欲坚持几句,已被孙然死死拉住,冲他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。”岳晟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孙然拉着岳桓的衣袖将他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孙叔叔。”岳桓回望紧闭的屋门,“你怎么也不帮我劝劝爹,你我都知道,若无援军和粮草,寒冬一来,沧州根本支撑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固执,你不是不知道。”孙然又将岳桓拽出几步,到了僻静处,压低声音道,“照我之见,向柴家求援,可以有。”

    “孙叔叔…”岳桓黑眸忽闪。

    “但此事万万不可声张,更不能传到辽州皇上耳朵里。”孙然警觉的环顾着四周,“小将军,你觉得,柴家叔侄,真的能指望的上?”

    岳桓踌躇着道:“虽是匆匆数日之交,但我对柴家印象倒是不错。柴郡王睿智沉稳,他女儿柴婧也是颇具巾帼之范,那个柴昭…能不顾一切去救阿蘅…孙叔叔,我觉得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那事不宜迟。”孙然下定决心道,“小将军去找件小姐的信物,再派亲信去趟周国苍山面见柴家叔侄。柴家武将出身,铁骑剽悍,要真能发兵救我沧州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岳桓已经疾步走出去老远,“孙叔叔放心,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岳桓偷偷摸进妹妹房里,环顾了一圈,目光定在了岳蘅的箭匣上。

    “金羽箭!”岳桓心头一喜,“就是你了!”岳桓正要抽出一支金羽箭,门边有人轻轻咳了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钻到我闺房里做什么?”岳蘅抱着肩盈盈道,“还偷上我的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!”岳桓缩回手,“你每支金羽箭,都经过我的手,大哥想摸一支,你还小气了?”

    岳蘅上前取下箭匣,“原本你若是喜欢,都拿去也无所谓,可今日你鬼鬼祟祟的,一定有什么鬼心思,你不说清楚,就别想拿走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岳桓心中焦急,便将与孙然的商议一五一十告诉了她,“大哥也不想瞒着你,阿蘅是懂事的人,想必你也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岳蘅低头瞅了瞅箭匣,踌躇道:“大哥,爹说的没错,柴家一旦发兵助我们,不就落了奸人的口实吗…”

    “棒槌脑子!”岳桓一把抢过岳蘅的箭匣,“都什么时候了,护住沧州才是顶顶要紧的事,后头的事后头再说,这你都不明白?你也不想纪冥破城而入,娘和弟弟也是死路一条,小弟还不满一岁…”

    岳蘅心尖一软,秀眉紧蹙说不出话来,怔了许久道:“他…看到金羽箭,真的就会来沧州帮我们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问阿蘅你自己了。”岳桓抽出一支金羽箭,注视着那个“蘅”字轻轻喘了声,“但愿天佑沧州,天佑我岳家…”